欲妻如肉

 
63.3K

下午的公司十分沉悶,我伸了一下腰活動著有點酸麻的肩膀,辦公室裡十分安靜,幾個下屬都出去跑業務,只有我的秘書兼業務的葉敏正和別的部門的女孩聊天,我一向對下屬管理很鬆,只要業務完成,其它全好說。
不過此時我的眼睛只能停留在葉敏的小小絲襪腳上,她的辦公桌側對著我,正好可以看見她坐著的姿態,葉敏的上身半趴在辦公桌上,和那個女孩正竊竊私語,暗橙色的短裙包著的腿上淺灰色的薄透明絲襪,看樣子該是連褲的絲襪。
腳上是一雙黑色的拖式高跟涼鞋,其中一隻正掛在她的腳尖上來回晃動,幾下來回涼鞋終於離開了她的絲襪腳尖,看來她倆聊得正歡沒有在意到鞋,只是輕輕的動了動腳趾,葉敏的絲襪腳很小也很瘦,正是我喜歡的類型,雖然這種場面我經常可以看到,我還是感覺下身有些發硬。
我打開計算機網頁瀏覽,輸入了我的信箱和密碼,當然是我的隱私信箱了,裡面有一封來信,卻不是我的俱樂部來的信,裡面有附件,應該是圖片。
我下載並打開一看,是一個女人的背後照,她一條腿跪在椅子上,一條腿站在地上,上身向前傾的很厲害以至看不到,兩手反綁在背後,黑色的西裝套裙半撩起來,肉色的絲襪和內褲都被拉到小腿,淫穴和屁股正好被裙子擋住。跪在椅子上的那條腿沒有穿鞋,應該是掉了吧,因為我看到站在地上的腳上穿著一隻黑色的高跟鞋。
她的絲襪腳倒是很美,比葉敏的看起來要有質感,幾乎比得上我老婆的絲襪腳,不知道有沒有我老婆的絲襪腳的肉感,我幾次做愛的時候用她的腳夾弄雞巴最後都是一瀉塗地。
我觀賞了一陣,又不禁有些奇怪,究竟是誰給我發圖呢?應該是俱樂部的成員,因為這個信箱是我專門和俱樂部聯繫用的,至於我為什麼加入俱樂部,而這個俱樂部又是什麼樣的俱樂部呢?這就要從以前說起。
我和妻子林穎是同一家公司,一起加入不久就在一起了,剛在一起時難免纏綿過多,一時大意就有了結果,到我們留意到的時候已經無法解決,只好結婚,好在我和老婆的感情已經穩定,也算順理成章了,而且因禍得福的住進了公司第一批供房,兩室一廳,兩人事業也漸漸順利。如今我兒子小智已經上初二了,妻子林穎現在已經是我們公司的財務副主任,一切可說順風順水。
只是我和老婆的生活有了些變化,由於公司擴大,她的工作也多了起來,還要常常去外地分公司劃賬,搞得我常常慾火難洩,只好在網絡裡尋找刺激,無非是一些情色小說圖片之類,有機會和老婆做愛的時候幻想著其中一些情節加大刺激。
老婆也知道我的困苦,盡量和我多些機會,而且買了很多性感的內衣褲絲襪之類,每次做的時候都穿上我喜歡的絲襪和內衣,別看我老婆今年34歲了,由於生孩子很早,身材恢復得極好,她又偏瘦,只是乳房和屁股比原來大了些,豈不是更好嘛!
小智長大了,老婆和我的機會就更少了,我只好自己手淫解決問題,偶然的一次機會,我接觸到了妻子之外的女人的絲襪。
(二)性本淫
妻子林影要去外地出差,兒子小智也在放暑假,老婆索性帶著兒子一起去,順便帶兒子出去玩玩,只剩我一個人在家。
兩天下來房子裡已經亂得不行,想想老婆離回來還早著呢,我靈機一動,打通了家政服務的電話,預約了一個鐘點工,讓她來幫我收拾房間,更沒有什麼要求,只要動作快就行了。
動作真是很快,不到十分鐘就有人敲門,我打開門一看,站著一個女人,大概應該比我老婆大幾歲的樣子吧,不過穿著不像是做清掃的。
她自我介紹了一下,還真是來幫我的,可是穿裙子也不方便打掃啊!說話間她拿出一套挺舊的運動服和鞋,準備好的,我帶她到我兒子的房間,讓她關上門換了衣服。
聊了幾句,原來是剛下崗的女工,就比我老婆大兩歲,樣子也算過得去,出去做的話該可以保證溫飽了吧,當然是賣肉。
她動手到很快,一看就是慣了家務,她說她老公也下崗了,現在幫人開出租車呢。我應付了幾句,就溜到兒子的房間上網了。
有陌生人在家,我不敢打開情色圖片,看了一會小說,一眼瞥見她換下的衣服迭在沙發上,旁邊還有一團絲襪,我一陣莫名的激動。
經過幾回思想鬥爭,我還是拿起了那團絲襪,是兩隻中筒絲襪,襪尖已經有些發黃。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老婆之外的女人的絲襪,輕輕聞了一下,不知道什麼味道,下身的雞巴已經暴挺,急需發洩,不過此時的我遠沒有強姦的勇氣,只是知道這雙絲襪能幫我洩洩慾火。
我看見女工已把客廳收拾得差不多了,就站起來裝作打電話的樣子,告訴她我有急事要出門,她倒是明白,極快的速度進房間換了衣服,我給了她五十元,比預先的報酬多了,她很高興得走了,還留了電話,應該是太急的緣故,根本沒發現絲襪沒有了。
我關上門,長抒了一口氣,總算得手了。我又開計算機,打開情色圖片,把一隻絲襪套在挺起的雞巴上,慢慢的上下套弄,有些發硬襪尖刺激著我的龜頭,我使勁聞著另一隻絲襪,十幾下套弄就一射而出,精液也很濃,我又擼了幾下,把絲襪上射滿了精液。
真是很少有的痛快,仔細回想著剛才那女工的體型,該是豐滿型,沒看清她的腳長什麼樣子。剩下的一隻絲襪,晚上就被我爽掉了,我戀戀不捨的把射滿精液的絲襪扔進垃圾箱。
有了這次經歷,我徹底落入了迷戀絲襪腳的癖好,老婆的絲襪雖然性感,卻不能帶來很強的快感,我需要不同女人的絲襪刺激,想去朋友家偷兩隻友妻的絲襪,基本上難以到手,只能過過眼癮。
老婆後天就和兒子回來了,我一狠心,又打通了電話,直接讓那個女工來幫我收拾房間,不過我做好了準備,和朋友借了攝錄機,用盒子隱藏好,偷拍女工換衣服的樣子。
女工還是和上次一樣很快就來了,仍然帶了換的衣服,我卻注意到她沒穿絲襪,大感洩氣,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絲襪丟了造成的,好在還有她換衣服的偷拍。
幾分鐘女工就換好了衣服,開始打掃,仍然和我邊聊邊收拾,我依然只讓她收拾完客廳,她也樂得輕鬆,走的時候她問下次需要什麼時候,我只想說下次你一定要穿絲襪。
插接好攝錄機,電視上放出剛才女工換衣服的畫面,我有些激動,女工一上來就脫了襯衣,白色的胸罩,裹著的乳房真是很大,接著又脫了褲子,居然是四角的內褲,一點也不性感,比我妻子的差遠了,真是失敗,只有一對大乳房看得過。我又看了幾遍,失望極了。
妻子和兒子回來了,小智玩得很開心,老婆的工作也很順利,我就很鬱悶,老婆對我說她的表舅要從國外來看我們,應該就是最近吧!
(三)淫相近
我特地請假到機場接妻子的表舅,隱約記得結婚時表舅可能來過,不過樣子真是記不清了,只記得歲數不算大,就憑感覺吧。
已經陸陸續續的有人走出來,按說這個時候來我們這裡的人不多,我努力地搜索著蛛絲馬跡,忽然聽到有人叫我小楊。
一回身,真是妻子的表舅,見了人就想起了相貌,他一身夏威夷似的打扮,戴著白邊眼鏡,笑瞇瞇的,很像夏威夷版的KFC大叔,不過年輕些。我連忙接過行李,拉著表舅去攔出租車。
在車上和表舅聊了我們的近況,我印象裡表舅該是在國外結了婚,老婆還是個洋人呢,一問才知道,幾年前已經離婚了,現在他自己一個人住。
他說自己到更快活了,每天的生活都很豐富多彩,接著悄聲說了幾件他的情色趣事,讓我大感羨慕,忍不住多追問了幾句,被表舅笑我色心大動,我歎氣哪個男人不好色。表舅很驚異我有一個不錯的老婆還不滿意,我忍不住吐了幾句苦水,他眨眨眼,沒再說話。
車很快就到了我家,妻子下樓來接,看到表舅嘰嘰喳喳的笑個不停,活像回到了少女時代。小智也很得比表舅的喜歡,拿著送給他的新型手掌遊戲機就跑出去臭顯。
妻子進了廚房趕忙做飯,我和表舅坐在小智的房間裡聊天,表舅大讚妻子的身材保持的好,讓我不要浪費,只是我也注意到表舅其實一直在看我老婆,而且看得應該都是重要部位,難道?
我問表舅的前妻的事,他從旅行袋裡拿出掌上通,調出一張照片,是表舅和他妻子的合照,原來前妻比表舅年輕很多,金髮碧眼是一個尤物,當時一身的紅色旗袍,不知道是不是身材高的緣故,旗袍的開衩已經到了腰部,整條大腿看得很清楚,連大腿根部的絲襪黑色蕾絲花邊,紅色高跟鞋,看著讓人下體血脈運行急速。
我對表舅前妻的身材讚不絕口,表舅倒是不置可否,還問我最欣賞哪裡,我直言就是大腿,配上絲襪,簡直讓人流精不自禁,表舅指指我老婆的腿,意思是也很好,我一笑,彼此彼此。
忽然表舅壓低聲音問我要不要打個賭,代價是500美金,不小的一筆,我連忙問賭什麼,表舅說就是我妻子的內褲。
我有點不明白,表舅解釋說就是我老婆今天穿的內褲和樣式,由他來猜,對了就我輸,錯了則我有500美金進賬,不過要保證是今天穿的,所以內褲上面要有些印跡。
我一口答應,心中感到很是刺激,並非是錢,而是用老婆的內褲作賭,難以形容的變態刺激,我也肯定表舅對我妻子有些企圖。
一些從未有過的幻想和刺激圍繞著我,飯吃的可有可無,妻子倒是和表舅聊得很歡;表舅更爽,時不時拍拍和摸摸我老婆的絲襪腿,老婆根本沒在意,還以為表舅當她還小。我心裡有點嫉悶,畢竟是我的妻子,內褲還好,我也偷拿過女工的絲襪,但我還不能接受別人亂摸她身體。
飯後,表舅要小智帶他出去走走,還答應送他新的遊戲,小子樂得立刻就要出門。表舅拉著他,妻子囑咐兒子不要亂花表舅的錢,表舅衝我眨眨眼,這個老色鬼一定提醒我,要拿我老婆的內褲。
妻子走進廚房開始收拾碗筷,我從後面抱住她,接著就吻她的頸,妻子笑著躲我,我說:「趁表舅和兒子出去,不如我們先做愛。」
老婆連說:「別鬧了,萬一表舅回來了多尷尬。」
我說:「他要給小智買遊戲,最少要一個小時,而且那邊還有夜市。」
我的手趁著說話已經摸進妻子的裙內,隔著絲襪和內褲撫摸她的屁股,漸漸往兩腿之間探去。
妻子被我搞得心動,又知道我最近是有些壓抑,順著我的手把身子貼過來,小聲說:「時間太緊張了,晚上再說,現在摸摸弄弄就算了。」
我說:「晚上小智和我們一起睡,哪有機會?」不僅感到有些洩氣。
老婆看我不高興了,連忙答應我,還主動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握住了已經有些挺的雞巴。我摟起老婆就親,一把捏住乳房揉弄,「進到裡面不行嗎?」老婆勉強說著,我把妻子拉到客廳,就把她壓在沙發上。
老婆抱著我開始呼吸急促,我把她的外衫解開,直接把胸罩拉上去,一口咬住左邊乳房,手也沒閒著把老婆的裙襬撩起來,直接撫摸絲襪腿。老婆今天只穿了普通的肉色絲襪,內褲倒是我喜歡的鏤空蕾絲內褲,白色的,鏤空處一小片淫毛看得很清楚。
妻子的舌頭緊緊和我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兩手幫我把褲子解開,讓我的肉棒出來透了氣,並且輕輕的擼動著,可惜老婆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只享受過幾次,看來今天也不會例外。
我的手按在老婆的淫穴上,隔著絲襪內褲也能感覺到潮熱的感覺,我輕輕地揉動淫穴上的突起,老婆的身子也開始扭動起來。
「別弄了,時間很緊呢,還不進來……」老婆說著話臉紅紅的,真他媽的可愛。
我把絲襪和內褲順著腿扒下來,老婆真是動了情,淫穴已經淫水肆溢,淫穴拉出了黏黏的淫液細絲,而且內褲上也留下不少印痕。
「別看了你……」妻子用雙手摟著我的脖子。
我把雞巴對準淫穴,慢慢插入,淫液的潤滑讓我一插到底,老婆哼了一聲,我把老婆的腿抱起來搭在我的肩上,接著就用力向下抽插淫穴。
總是想到之後要和表舅打賭老婆的內褲,變態的刺激讓我加快速度,老婆很快就感到吃不消,不停的求我輕一些,雙腿緊緊的蜷起貼在胸前。我把臉埋在老婆的絲襪腳上,聞著絲襪腳的味道,連續幾個深插,老婆使勁「哦」了一聲,淫穴裡一陣緊縮,淫水溢出,一次高潮。
老婆的高潮一向很快,我放慢速度,妻子大口的喘著氣,汗水把前發都殷濕了,臉越發的紅了。
「老公,你快射了嗎?」老婆輕聲問我。
我搖搖頭,又漸漸加快抽插,老婆的呻吟聲漸漸大了,高潮後淫穴的刺激變強了,她用手捂著自己的臉,努力壓抑著呻吟,我抽出了雞巴,老婆也伸直了雙腿。
我示意老婆換一個姿勢,讓她跪在沙發上,兩手撐住身體,我從後面插入淫穴,扶助她的肩膀,感到插入的深度比剛才要多,抽插雞巴更帶出了淫穴中的淫液。我看著妻子豐滿的屁股,微微向上翹著,迎合則我的雞巴,一口氣連續抽插了近百下,知道妻子手無力撐住身體,趴倒在沙發上。
意猶未盡的我看看妻子的淫穴已經有些紅腫,只好準備做罷,老婆卻勉強坐起來,看我還有心有力,有點承受不住,我摟著她說算了,老婆輕輕握住我的雞巴,張開小嘴,把雞巴含進去。
真是許久未曾享受過的口交了,我感到老婆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繞弄,藉以刺激著我,接著用力吸著雞巴開始吞吐。我站在沙發前面,閉著眼享受妻子的小嘴,手扶著她的頭,使雞巴可以更深的進到老婆的嘴裡,以至於老婆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老公,你不要射到我嘴裡面。」老婆吐出雞巴看著我說。
我點點頭,老婆又買力的開始吸弄,我感到龜頭刺激集聚了,低頭看見老婆跪在沙發上,低著頭用手扶著我的雞巴吞吐著,乳房也隨之晃動。我用手玩弄著妻子的乳頭,老婆勉強抬頭看了我一眼,淫蕩的樣子讓我險些射出來,如果妻子能再淫蕩些就好了。
我感到雞巴暴挺幾下,連忙從老婆的嘴裡抽出來,順勢把老婆放到,手把老婆的絲襪腿向兩邊壓住,雞巴再次插進妻子的淫穴,快速插動。
我聽見老婆呻吟了幾聲,一下便一洩而出。
「好熱啊……老公……」老婆摟住我,我們又親吻了幾下,忽然聽到兒子小智的嬉笑聲。
老婆快速的拉下胸罩,把絲襪和內褲穿好,一邊整理好衣服,一邊走到門口去,我穿好褲子,就看見表舅拉著兒子進了家門。
表舅顯然是明白人,看了一眼我妻子的樣子,就知道我已經下手了,又向我眨眨眼,和小智進小智的房間。
我拉著老婆的手,「老婆還不去換身衣服?」我輕輕地說,妻子假裝惱怒的看了我一眼,就去換衣服洗澡。我招呼小智收拾收拾,準備睡覺了,明早還要上學。
看著老婆洗好澡出來,進臥室收拾床鋪的機會,我趕緊進了浴室關好門,打開洗衣機的頂蓋,翻出了老婆的內褲和絲襪,果然壓在衣服下面。
我把內褲反過來,裹著淫穴的部位痕跡處處,更有我的精斑,一定是剛才從妻子的淫穴裡流出來的,而且有的淫液痕跡還沒完全乾透。我順手拿了個紙袋,把老婆的絲襪和內褲放進去,出了浴室叫小智去洗澡。
等到妻子安頓好兒子睡覺之後,我讓她先去睡,我再去和表舅聊聊天,老婆今天被弄得也很累了,和表舅打了招呼,就自己回臥室了。表舅就睡在兒子小智的房間。
表舅見我拿著紙袋進來,微微一笑,把房門關好,接著拿出500美金。我愣了一下,不是打賭嗎?這樣豈不是變成了我以500美金把老婆的內褲賣給表舅?不過我還是把紙袋給了表舅,表舅見我有些懵然,問我這次和老婆做愛是不是分外刺激,我倒是承認比起平時多一些莫名的刺激,隨即明白因為要把老婆的內褲給表舅而產生的變態快感。
表舅拍著我肩頭說:「國外很多人在網上交換自己妻子的裸體照片或者內衣褲,無非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快感刺激,想像別人用自己妻子的物品做什麼,實在有難以形容刺激。」我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時表舅拿出紙袋裡的內褲在欣賞,「真是很新鮮啊!」表舅笑著說,我答道:「當然了,上面還有沒乾的地方呢!」表舅把內褲和絲襪放在床上,就直接去換衣服洗澡了。
我回到臥室,老婆和兒子已經睡了,我把美金收好,就坐在計算機前,一邊胡亂瀏覽著,一邊回想剛才和老婆做愛的感覺。
我聽到表舅出浴室和進房間關門的聲音,出去看了看,心裡總是在想,表舅會用我妻子的內褲做什麼,手淫嗎?還是別的?頓時體會到剛才表舅說的那種刺激,應該是有著嫉妒和小氣的刺激,畢竟是自己老婆的貼身衣物,如今讓別的男人玩弄,而且忍不住幻想如何玩弄,真是……我長出了口氣。
一個晚上我做的全是和老婆瘋狂做愛的夢,旁邊有很多人在看,老婆淫蕩的叫著,我使勁的插著,直到早上兒子把我叫醒。
接下來的幾天,表舅都要和人談生意,很晚才回來,經常老婆和兒子已經睡了,我都是等他洗完澡進房間之後,才鎖好門窗睡覺。
關鍵的是我也發現表舅洗完澡之後,妻子當天穿過的內褲和絲襪就不見了,而第二天又回到洗衣機裡。這種刺激讓我慾火難耐,表舅用我老婆的內褲發洩,我卻不能找到機會和老婆做愛。
終於一晚我等表舅回房之後,也去浴室找出一條老婆穿過的絲襪,套在雞巴上,手淫洩火,一邊幻想著老婆的內褲在表舅的雞巴上的樣子,一邊用力擼動雞巴,精液最後穿過絲襪射出來,竟然覺得比上次用女工的絲襪還刺激。
不知不覺間,我對表舅用妻子內褲胡搞所感到的刺激越來越上癮,尤其幻想的時候就忍不住要手淫,而且要用老婆絲襪弄得才爽。我有時甚至想看看表舅是如何使用妻子的內褲絲襪,要是表舅沒離婚的話,那我也可以享用他老婆的絲襪內褲,可惜。
週末前,表舅終於談好了生意,並準備回去了,他說要為了感謝我們,決定請我們吃頓豐盛的鮑宴,我想表舅要感謝的該是我老婆的內褲和絲襪吧,陪他過了那麼多夜晚。
不知道表舅是不是因為生意真得很成功,點了很多菜,還要了兩瓶極貴的紅酒,讓我們全家盡情的吃。我雖然也常出席客戶的宴會,但這種紅酒也只有機會喝過一次而已,妻子本來就不會喝酒,被我和表舅也勸得喝了四、五杯,臉紅紅的,就是小志也吵著喝了小半杯。
吃完飯之後我們又去了歌廳要了個包廂,藉著酒勁我和表舅、老婆一起唱得昏天黑地,還把吃飯是剩下的那瓶紅酒也喝了。到後來,表舅臉紅得像出了血,我已經頭昏腦脹,老婆也吐了一次,兒子小志早就趴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抱著小志,表舅半扶半摟著我妻子,坐出租車回家。這已經是夜裡十二點多了。
進了家,我先把小志抱進小臥室,轉身時表舅已經把妻子扶進了臥室,我看見表舅正在慢慢解開老婆的外衣,覺得有些不妥,頭昏昏的又不知該說什麼,一下坐在了床邊。表舅看看我,接著把妻子身上的襯衣脫掉了,妻子已經渾然全不知覺,露出了黑色的絲質胸罩,緊緊地裹在乳房上,顯得十分圓挺飽滿。
表舅去旅行袋裡翻了一陣,拿出了一部數碼相機,要把老婆的睡姿拍下來,我剛要問他,他對我說要留下來慢慢欣賞。在表舅的安排下,我又把妻子的套裙也脫掉了,老婆裡面是超薄的透明肉色絲襪,無襠的那種,外面是和胸罩一套的黑色絲內褲,腳上還穿著紫色的細帶高跟涼鞋,只穿著內衣和絲襪的妻子平躺在床上,看起來有幾分淫蕩。
表舅把妻子的雙腿分開支在床上,讓內褲包裹著的淫穴盡可能的露出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老婆淫穴可能很潮潤,內褲緊緊地陷進淫穴裡,還勾勒出淫穴的輪廓。
表舅的怪手已經摸到了老婆的乳房上,「沒想到小影生了孩子,體形還這麼好,真是難得,」表舅一邊揉捏著我妻子的乳房一邊笑著說,還問我有沒有人乳餵養小志。
我真的按捺不住就說:「表舅你是不是有點過了?把我老婆全看過了,還玩了她的內褲,現在還要弄她的身體,給5000美金也不行啊!」雖然眼前的情景十分刺激,下身明顯的勃起,但是心理上仍然無法接受自己妻子被人玩弄。
表舅笑了笑,又拿出掌上通並且從裡面抽出一張微型的光盤:「用你的計算機看看吧,裡面才是生活樂趣。」說著遞給了我。
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小的光盤,勉強的放進光驅裡,打開一看,是近百張的照片。表舅站在我身後:「在國外這種生活聚會常常有,自己家裡面的,或者朋友間的。」
我的目光被吸引在屏幕上,原來那張表舅和他前妻合影照片只是開頭的第一張,接著就是幾個黑白壯漢圍著表舅的前妻,下邊一條條大雞巴如同自慰器,雖然我也看過一些群交的圖片,遠沒有如此的貼近和真實。緊緊的旗袍轉眼間就被上下解開,只是掛在腰上,表舅前妻的大乳被人握在手裡,幾乎看不見,她臉前還有三條巨棍等她吞吐。
「也許你還接受不了,但當你試過之後簡直無法脫離,尤其是你急切的想把雞巴插進自己愛人的淫穴,卻不得不等待別人用完之後,那感覺真FUCK!」
表舅的聲音如同講故事,我有些身臨其境。
「我妻子只是試一次就離不開這聚會了,她有時自己單獨去參加,我也很喜歡,但是年紀大了,身體不行了。」表舅回身坐到床邊:「我們離了婚,我之後偶爾還去看看而已,不過這次看見小影,竟然讓我有了極強的感覺,我這幾天每晚都要聞聞她的內褲,好像年輕的時候。」
我接著一張一張的翻動照片,場面越來越混亂,表舅偶爾的出現讓他前妻口交一下,其它時候都應該是在拍照。我翻到一張她蹲坐在一個黑人的腿上,巨棒插進淫穴,穴口幾乎是被撐開的,嘴裡含著一條白色的,手裡還在擼動另外的兩條巨型雞巴,身上旗袍已經不知所蹤,乳房被不同的兩隻手捏弄著。
我的肉棒已經控制不住了,有種快射了的快感,回頭看見表舅已經把妻子的胸罩拿掉了,一手握住一邊的乳房,正在貪婪地舔著我老婆的乳頭。平常只有我才會撫弄的妻子的乳房,現在正被人捏弄在手裡,極度的嫉妒刺激著我,一種變態的快感。
(五)淫不教
「用我的相機,讓你以後可以慢慢的回味。」表舅把他的數碼相機給了我,接著把衣服脫掉,只剩下一條肥大的短褲,我能看見短褲前面的挺起一塊。
「表舅,萬一小影醒了,就麻煩了,不如算了吧?」我忍不住說。雖然已經被酒精和刺激沖昏了頭,但我還知道輕重,平常老婆和我還好,在公司是非常正經的,要是現在的場面突然醒過來,情況就無法想像了。
說著老婆動了一下,頭向旁邊側了一下,畢竟喝得太多酒根本沒有醒,就這也讓老色鬼緊張了一下,連忙又去旅行袋裡拿了一幅眼罩,裡面還有不透明的藍色液體流動著。
「這是我坐飛機時用的,很清涼,還有寧神催眠的作用,給她戴上吧!」老鬼的先進貨還真不少。
我把眼罩套在妻子的眼睛上,「把手也綁起來。」表舅把他的領帶扔給我,我現在感覺如同在拍淫虐電影,女主角就是我老婆。我把領帶在床頂的欄杆上繞了幾下,才把兩邊分別綁在我老婆的雙手上,怕她會痛,所以沒綁得很緊,不掙扎不會發覺的。
現在的妻子側躺在床上,雙手被縛在頭頂,眼睛上戴著眼罩,豐滿的乳房挺立著,身上只剩下了絲襪和內褲,兩條絲襪腿被分開。色鬼表舅正趴在我老婆兩腿中間,隔著內褲揉弄淫穴的突起。「現在已經濕了呢!」表舅早沒有那種風度感,活脫一個變態老色狼,我看見妻子的淫穴泌出的淫水已經把內褲殷濕了,豁出去了拍了幾張淫穴的特寫。
我又拍了幾張妻子的淫蕩姿態,下身已經挺得發痛,也把衣服脫了,只剩下內褲,更是第一次有了渴望和老婆做愛的衝動。
表舅把老婆內褲的襠部撥到一邊,充滿淫液的淫穴感覺非常誘人,接著把手指探進了妻子的淫穴,輕輕攪動著,「真不錯,已經全濕潤了,看了小影也有感覺了。」表舅如同淫笑的說著。
眼前的刺激混合酒精的衝擊,一下一下的撞擊我的頭顱,我擼動著自己的雞巴,心想一腳把老色鬼踢開,然後和我可愛的老婆瘋狂做愛。表舅抽出沾滿淫液的手指,更從淫穴裡連出幾條淫絲,「真不錯,咂咂,」老色鬼變態地舔著手指上的淫液。
「我要上了,表舅。」我已經沒心思再拍照片,急著想插進老婆暖暖濕滑的淫穴。「年輕人,現在已經等不及了?」表舅慢慢地把老婆的內褲褪下來,讓淫穴完全從絲襪的襠部暴露出來。
「真是天生淫穴,妙啊!」表舅的手輕輕捏住淫穴的陰唇向兩邊拉開,露出淫穴下方的小洞,在淫穴中間還有個更小的洞,我知道那是尿道口。「你們結婚十幾年了,小影的淫穴居然還是這種顏色,看來你用的機會不多噢!」表舅仔細地欣賞妻子的淫穴,不知道是不是淫穴受到刺激的原因,妻子輕輕的哼了一聲。
「你忍多一下,讓我再享受享受。」表舅已經反客為主了,居然讓我這個正牌老公等等。我拍了幾張照片,又坐在計算機前看了幾張圖片,雞巴挺得受不了,看著表舅把老婆絲襪腳上一支高跟涼鞋脫掉,輕輕聞了聞絲襪腳的味道,接著伸出舌頭從絲襪腳尖開始舔,腳心,足踝,順著小腿一直向上,絲襪都被舔濕了。
老色鬼一直舔到妻子的大腿根部,又用手翻開淫穴,用舌頭在淫穴裡上下翻飛,更探進妻子淫穴的小洞裡。看著這場面,嫉妒的快感刺激的我極其思念老婆淫穴裹著我的雞巴的感覺,更深深體會到正因為如此,才會有換妻反會加強夫妻間的情慾的說法。
表舅把短褲脫了,挺起的雞巴和他年齡極不相符的粗壯有力,只是略短了一些,說不定因為如此那個女人才跑了,但看畫面上那些傢夥的東西簡直是老色鬼的兩倍,我不禁有些鄙視。
「我先上了,早就想嘗嘗這個外甥女的味道了。」表舅把他的油黑的雞巴慢慢插進了妻子的淫穴,看得我大叫冤枉,老婆就這樣被這個老色狼嘗了鮮。
表舅把妻子的兩條絲襪腿扛在肩上,手撐著跪在床上,向下用力地抽插著淫穴。我站在他身後,第一次看見別的男人的雞巴在我老婆的淫穴裡插動,隨著抽動,垂下的陰囊裹著兩個圓卵一下下地撞擊著妻子的淫穴。
我已經忍受不了性衝動,翻上了床,一把握住妻子的乳房,一手擼動自己的挺起的雞巴。大概是淫穴受到的刺激,老婆隨著輕輕的呻吟,乳房一晃一晃的,我索性捏住妻子的下巴,讓她張開小嘴,把雞巴插進她的嘴裡。
龜頭在老婆的舌頭上輕輕擦過,感覺極其舒服。呼吸的不暢,讓老婆發出了「嗚嗚」的呻吟,我怕她醒過來,只好抽出雞巴,從妻子的嘴角流出了被我插弄出的口水,好在老婆只是哼了幾聲,我又把雞巴插進妻子的口中。
這時表舅開始呼吸沉重:「小影的淫穴真是,緊緊裹著我,比那些歐美的女人厲害多了!」看他已經抽插了百下,我有點擔心:「表舅,你可別射在裡面,那就麻煩了。」我可不想多個便宜兒子。
「我……我已經結紮了,你放心吧!噢……」表舅狠插了兩下,妻子也隨之「哦」了一聲,身體也開始扭動,難道感覺到了?「老公,別弄我了,噢……我頭好痛。」老婆輕聲說了幾句。我連聲也不敢出,表舅更是半趴在老婆身上,大氣也不敢出。
看來老婆真是宿醉,完全沒感到手被綁著,眼睛也看不見,應該是已沉沉睡去了。表舅慢慢地抽出已經疲軟的雞巴,龜頭上還殘留著精液和我妻子的淫水。
我和表舅交換了位置,看到妻子的淫穴裡流出淡白色的精液,我已經顧不得什麼,雞巴直插妻子的淫穴花心。
淫穴裡極度的潤滑,老婆的愛液混合著表舅的精液的感覺,讓我的嫉妒和刺激越發的升級,我使勁抽插著雞巴,用手抓著老婆的絲襪腳踝,讓淫穴撐開得更大些。
老婆在我的刺激下連連呻吟,只是任由我抽插也不願起身。又被插弄了幾十下,妻子求我輕一些,說我撞得她頭痛得不行,我連忙放緩了抽插的速度,妻子才又漸漸平靜。
表舅把綁在老婆手上領帶解開,看老婆又沒了反應,居然大著膽子也學我把半軟的雞巴塞進我老婆的小嘴,茫然間老婆居然輕輕的吞吐著他的雞巴,但是舔弄了幾下就不再動了。
我鬆了口氣,如果老婆清醒的話,肯定感覺到有兩條雞巴在弄她,好在她醉了。如此連續的刺激我已經達到頂點,又插了幾下,連忙從淫穴裡抽出雞巴,精液噴射在妻子大腿的絲襪上,更有射到她的小腹上面。
我已經覺得有些頭昏眼花,看看表舅還在玩弄老婆的乳房,但只看到他軟軟的雞巴就知道他沒本事再來一次,我本想幫老婆穿好睡衣,表舅卻讓我抱著我妻子,用兩手架著她的雙腿。
妻子軟軟的靠在我身上,雙腿分開架在我手臂上,淫穴裡的精液和淫水源源不斷地流出來,表舅趁機拍下了這淫蕩的場面,我實在是堅持不住了,用毯子蓋住妻子的身體,就趴在她身邊睡著了。
等我被妻子叫醒時已經快到中午,看她的表情應該是什麼也不知道,接著她就怪我不該讓小志去和表舅擠睡。我笑著說:「我實在想和你……」沒說完就被捏了鼻子,說我趁她醉了就欺負她,兒子進來叫我,老婆連忙出去招呼表舅,讓他多帶些特產品,我心想連你都讓他用了,還要帶什麼呀!
表舅看見我立刻笑了起來,說我是不是借酒行兇,老婆的臉立刻紅了,埋怨地看看我。我想你他媽的才借酒行我老婆的胸,嘴裡連連應付著。
臨走前表舅送我一張光盤,新的,看樣子是他昨晚剛做好的,我想到裡面有昨晚我們淫亂的照片,連忙收好,心裡七上八下的。
在機場送走了表舅,感到生活又回到了平靜的狀態,只是我的心裡卻無法平靜。突如其來的刺激,深深的觸動我的快感,回到家就忍不住去看了幾個有群交圖片的網站,較之以前感覺已索然無味。
等到深夜兒子和老婆都先後睡了,我悄悄地拿出表舅給我的光盤,裡面夾著一張現金支票,3000美金,算是什麼呢?我看到光盤裡有文本,原來是表舅給留我的一封信。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大尺度直播視頻聊天室 ,免費祼聊網址 ,live173影音live秀 ,豆豆聊天 ,綠色聊天室女主播 ,深夜女主播聊天 ,上班族聊天 ,影片剪輯軟體 ,自拍走光貼圖 ,真愛旅舍同城交友聊天室
全裸自慰秀 ,午夜聊天室大廳 ,全球美女隨機視頻聊天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午夜交友聊天室,大秀聊天室真人秀場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 ,怡春堂情色論壇 ,深愛激動網五月色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