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辱老師

 

佩琳一步出來,便吸引了全場的目光,所有學生,不論男女,直勾勾的看著她,看著她美麗的面龐,她飽滿的胸部,她纖幼的腰肢,以至修長的美腿。
作為白金中學最漂亮的老師,陳佩琳的確在她攝人的魅力,身材及樣貌都不遜於那些選美冠軍,一雙水汪汪的眼晴,更是懂得說話一樣,再加上出身名校,在漂亮之餘,還帶點知性美。
這天放學後一小時,一向端莊爾雅的佩琳老師接了一個電話後,卻面色大變,氣沖沖地跑回家。
「媽,爸爸怎麼樣?」
「鳴,你爸爸被他們捉去了,怎麼辦?」
佩琳是家中的大姊,有一名十六歲的妹妹及十歲的弟弟,媽媽又不懂事,爸爸腳是一名賭徒,欠下一身賭債。
佩琳安慰媽媽說:「別擔心,我會想辦法。」佩琳其實一點辦法也沒有,看到走廊及門口被高利貸集團用紅漆塗上「欠債還錢」的恐嚇字樣,更令她觸目驚心。
佩琳突然驚道:「咦,佩儀呢?還未回來?」
媽媽說:「對了,她一向放學後便立刻回家,怎麼……」
佩琳再也不能等待,跑到了銀行把存款五萬元盡數取出,然後立刻趕到一所陳舊樓宇的聯誼會所。
佩琳步上狹窄的樓梯,幽暗的燈光令她倍感心驚,這時一名中年男人剛好走下,目不轉晴的打量著她,看得佩琳心中發毛,那男人裂咀一笑:「小…..姐,來一次多少錢,一千元夠嗎?」
佩琳初感奇怪,但猛然醒悟,原來這男人把她當作妓女了,這幢大廈滿佈了色情場所,佩琳又驚又怒,一言不發,快步向上跑。
進入了聯誼所,一陣格格不合的感覺湧上心頭,內裡頗寬敞,但內裡的男人全是面目兇狼淫邪之輩,一見到佩琳這種大美人進來,幾十道目光立刻投射過來,由頭至腳打量一番,看這些男人火熱而已色情的目光,恨不得把佩琳的衣服片片撕光。
在梳化上,兩個男人大刺刺地坐著,周圍還站著不少人。左邊的男人約三十歲左右,抽著煙,一面奸邪之氣,笑淫淫地打量著佩琳,右邊的只是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陰側側的笑著。
佩琳大吃一驚說:「張允力,是你?」
那張允力笑道:「陳老師,你好啊!」
原來那張允力是佩琳班中的同學,是一名有名的壞學生,在學校經常欺淩同學,男同學一看不順眼便施予毒打,聞說也有不少女同學被他玩弄過,只是聽說他家境富裕,而且在校內勢力龐大,大家都只是敢怒不敢言。
佩琳說:「張允力,怎麼你會在這裡?你今天沒上學啊!」
張允力說:「沒甚麼,只是上來探我的老朋友,想不到見到老師你,嘿嘿!」
一種不祥的預科襲上佩琳的心頭。
佩琳想起家中的事,也不理張允力,立刻說:「我把錢帶來了,請立刻放了我的爸爸。」
那男子名叫龍哥,他接過銀紙,數了一數,笑道:「那可不夠數目啊。」佩琳顫聲說:「他欠你多少?」龍哥說:「計了利息,足足有二十五萬啊!」佩琳吃了一驚,顫聲道:「我現在沒有這麼多,可以遲一點還嗎?」
龍哥突然怒聲喝道:「三八,你道這裡是慈善機構嗎,立刻快還,否則把你的爸爸剁成八塊!」龍哥一手抽住佩琳的衣領,佩琳身型高朓,足有170cm,比那龍哥更高,但那龍哥天生神力,竟然把佩琳的衣鈕也弄開了幾顆。
佩琳又驚又怕,說:「先生…..請你高抬貴手。」她一生都未遇過這此粗魯的人,龍哥放了手,對左右說:「叫我龍哥,把她的爸爸拖出來。」手下把佩琳的爸爸拖出來,只見她的爸爸被打成咀臉皆腫,萎靡不堪,佩琳對這個父親又愛又惡,但始終骨肉情深,只好哀求道:「龍哥,請你先放了我爸爸,我會慢慢再還錢的。」
這時佩琳恤衫的兩顆衣鈕已跌下,衣衫微微張開,露出了白色的喱士花邊胸罩及一道深不可測的乳溝,顯得十分豐滿,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來,而隨著佩琳緊張而胸部起伏不定,乳溝好像會動一樣,令其他人亦看得癡了。佩琳也無瑕去理會,心中十分著急。
龍哥笑說:「老師別擔心,我也是好人,萬事可商量,而且這些錢也不全是我借的,你要求的便求力少吧。」張允力站起來,說:「老師,這些錢有一半是我借出來的。」佩琳心中燃起一點希望,說:「允力,請你幫幫老師吧。」允力微微冷笑,卻不答話。
這時,陳父再被拖走,龍哥按著佩琳的肩膊,說:「錢不是問題,但是二十萬你只還了五萬,還欠太多了,不過,既然你是力少的老師,我們很尊重,可以給你們一條生路。」
佩琳聽了稍微安心,龍哥及允力走過來,突然,龍哥及力允一人一手,突然握住了佩琳的乳房,佩琳又羞又怒,立即叫道:「放手,你們想怎樣?」出力掙紮,但龍哥的手下已捉住她的手,龍哥說道:「你最好服從,否則你的妹妹也不好過。」
佩琳驚道:「你們捉了我妹妹?快放了她!否則我死也不會放你們!」佩琳的父親生性愛賭,不理家庭,父女之情較淡薄,愛妹妹比愛父親還要深,龍哥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和爸爸不還,便由你妹妹代還了。」佩琳說:「不要, 不要,你們不要搞她。我還,我還,別傷害她。」
龍哥笑說:「你們有錢嗎?」佩琳說:「給我多一點時間,我一定還。」龍哥說:「沒錢,只好賭債肉償,把你妹妹賣了,當妓女賺錢,便能慢慢還了。」佩琳哭了出來:「別踫她,要賣便賣……我吧。」允力笑說:「老師,你要賣甚麼?」佩琳在自己學生面前這樣恥辱,真的生不如死,但只好說:「我可以為你們……賣……淫,當妓……女還錢。」
說話時,二人的手未放開佩琳的乳房,雖然只隔著胸罩及衣服,但仍感到十分豐滿及彈性。龍哥說道:「你要賣淫,可不知你有沒有條件,值不值二十萬。」其實佩琳身材樣貌俱是一流,龍哥只是有心作弄。
佩琳是聰明人,已知龍哥有心玩弄,但她已沒有任何選擇,只好服從說:「請…..兩位檢驗一下吧。」當下放鬆身子,任由二人擺佈。
二人把佩琳放在沙發上,仍然是一人一手按著佩琳的乳房,大力的揉弄,隔著薄薄的恤衫及胸罩,二人仍能感受到那一種只有最美麗豐乳才有的彈力,加上佩琳那種既愁苦又羞恥的神情,二人的下身已不禁直立起上來。佩琳豐滿無比的胸肉從胸罩穀出來,便成兩個半圓形,衣鈕又脫了一顆,胸罩已盡現,白裡透紅的乳房好像透明一樣,四周的人已看得熱血沸騰。
佩琳對性愛十分保守,今年二十四歲,只交了一個男朋友,亦只不過交往了兩個月,連她的胸部也未弄過,這時在眾目睽睽之下,任由兩個男人在摸胸玩弄,其中一個還是自己的學生,真的無地自容。
允力說道:「老師的胸好大,有這大的胸的人都是很淫蕩吧,你當老師也是為了引誘學生,對不對。」佩琳哭道:「你別亂說,我可沒有,別侮辱我的職業。」事實上,佩琳自小視教學為神聖的職業,現在被自己的學生取笑玩弄,真是心痛到極點。
佩琳哭道:「求求你們別再搓了,好羞恥。」龍哥和力允停手,說道:「怎麼,你不是要當妓女賣淫還債,要給我們檢驗嗎?算了,我們去叫你的妹妹還債好了。」
佩琳護妹心切,忙說:「不要,不要,我還……」低下頭來說:「請你們……繼續檢驗吧……」佩琳已滿面通紅,力允笑說:「老師,你要我檢查甚麼?」佩琳早知力允可惡,但怎樣也想不到他會這樣壞,只好說:「請檢查我的……乳……房。」
二人把佩琳的恤衫拉開,整個胸罩露了出來,力允把佩琳抱在身前,雙手隔住胸罩更加貼身地捏著佩琳的乳房,力度好大,漸漸乳暈也見到了少許,佩琳又羞又痛,但又不敢掙紮,而汗也從乳溝慢慢積聚,漫漫流到了肚臍。
力允的手在捏弄之際,慢慢捉住了佩琳的乳頭,他年紀雖不大,但在性愛之事似乎很有經驗,佩琳的乳頭漸漸變硬,從乳罩中凸了出來,而在不斷搓弄之下,一股熱力從乳尖傳遍全身,佩琳在這時也不禁喘氣起來。
龍哥笑說:「老師,開始興奮了嗎?」力允把佩琳的上衣脫了,佩琳只剩一個胸罩,根本包不住她的巨乳,加上乳罩已被弄皺,一對蜜桃好像暴了出來。二人坐在沙發,佩琳就站在他們的前面,四周還架好了兩部攝錄機,也有人拿著照相機。
力允說:「好了,老師,剛才我檢驗了你的乳房,還算有彈性,現在把你的衣服脫光,我們還要看看及親身試驗。」
佩琳用雙手掩著胸部,看著四周的男人,感覺到好像墮著無間地獄一樣,她顫聲道:「可不可以叫這些人離開……太多人了。」龍哥大笑:「老師,你要應徵當妓女,不是當淑女,妓女不在男人面前脫衣,還要做甚麼?」
佩琳銀牙咬碎,放下手來,慢慢反手把胸罩的扣脫開,但還掩著胸,把已鬆下的胸罩貼在胸口。
龍哥及允力喝著啤酒,也不著急,眼前的美肉要慢慢品嚐。佩琳的手終於放下了,兩個碩大無比的乳房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現,只見她的乳房足足有34D 左右的尺寸,而且十分堅挺,整個乳房雪白圓渾,放在整個流麗的曲線,更是完美,在雪山之上的兩點紅梅,更是動人,啡紅色的乳頭微微向上蹺起,大小適中的淺啡色乳暈佈滿了可愛的疙瘩。
佩琳全身顫抖,不斷飲泣著,乳頭在微微震動,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露體,佩琳感到身心俱寒,淚水流過了乳房,反而更令男人們熱血沸騰。乳房隨著佩琳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呼氣時,雙峰更加漲大,好像向前飛射出來,而雪白的胸肉帶著被允力剛才捏拿的手指紅印,更是帶一點淩辱美。
饒是龍哥閱女無數,也未見過如此佳品,雖然在妓女之中比佩琳乳房大的也有不少,但怎會同樣具有這樣美麗的樣貌、高雅的氣質及完美的身材。在雙乳之下是一個看似柔若無骨的腰肢,可愛的肚臍不深也不淺,而在肉團之上是性感的鎖骨,寬闊適中。
好一個完美的女人。
力允聲音也有一點顫抖,他看上了老師己久,剛好又認識龍哥,一拍即合,便設下了這個圈套,但他也想不到佩琳比想像中更加吸引。
龍哥說:「老師,我們要問幾個問題,才可以考慮你的應徵。」
佩琳微微點頭。
龍哥說:「請你抬起頭,對住鏡頭,挺胸。」佩琳吸了一口氣,微微挺胸,這一下挺立,胸脯更是向外凸出,她的乳房兼有圓渾及竹筍之美,既向外擴展又凸出,極是吸引。佩琳抬起頭,看到攝錄機不斷拍下裸體,她知道自己一生也完了。
「好了,陳佩琳小姐,你是來應徵甚麼工作的?」
「妓……女。」
「你本來是當甚麼職業的?」
「中學老師」
「那是很高尚神聖的職業啊,為甚麼要來當妓女?」
「因為……」
「因為你天性淫賤,當老師根本不能滿足你的淫性,所以要當妓女是不是?」
「我……我……是……」
「你自己說一遍」
「我天性淫賤,當老師根本不能滿足我的淫性,所以要當妓女。」
佩琳一生也未聽過會說這些話,她的尊嚴、她的人格,全都被毀掉了。
「你的三圍數字是多少?」
「34D、23、34」
「還可以!」
「好吧,現在用手抱著自己的乳房。」
佩琳不敢違背,只好用手把自己本來已很大的乳房托起來,這一托之下,兩個肉球圓圓的呈現在男人的前面,更是龐大無比。
「好了,現在慢慢摸自己的乳頭三分鐘。」
佩琳驚叫:「不要,怎能做這種羞恥的事。」她愈保守,愈能激起二人的興奮。在嚴厲的目光下,佩琳不敢再違抗,佩琳知道他們故意拍下自己的淫賤動作,但她已沒有任何辦法,只好慢慢撫摸著自己的乳頭,纖幼雪白的手指慢慢拈著粉紅的葡萄,這種情景十分動人,再加上她如怨如泣的神情,龍哥已忍不住抓著自己下體,佩琳的乳頭漸漸變硬起來,也突了出來,面對眼前美人的表演,允力已下身己拉扯得有點痛了。
「接著,是表演舞蹈,跳時要搖動自己的乳房,留意,表演得不好看,我們會找人替你。」
佩琳只想敷衍了事,但聽到這樣,只好跳了起來,在二人的催促下,她努力地把乳房誇張地上下左右的舞動,極具淫靡的感覺。佩琳的乳房是竹筍型,向外突出,一擺之下,好像兩個木瓜在擺動,但這是挺拔雪白的木瓜,看得人目眩神迷。胸中的兩團肉現在好像麵粉一樣,發出拍拍的聲響,大家驚訝她的豐滿程度。
允力看到平時斯文端正的老師這樣淫賤,再也不忍住,脫了褲子,掏出陽具自瀆了起來。
「老師,下體已濕了吧。」
「沒…..有」
「老師被多少個男人玩弄過?」
「沒……有」
「甚麼?」
「我…..是處……女」
一聽之下,龍哥及允力立刻彈了起來,心中又驚又喜。允力搖頭說:「我不信,老師這麼淫賤,怎會是處女。」
佩琳掩面哭說:「我真的是處女……請你們……放過我。」
龍哥笑道:「放甚麼?這是你自己自願的。好了,現在是陰道檢查,快脫下你的裙及內褲。」
佩琳心中如墮冰窖,真的要脫光了。她彎下腰,兩個乳房向下,搖搖欲墮,她慢慢把裙子拉下,慢慢通花米白色的內褲已暴露著,現在她全身只剩下一條內褲及一雙高跟鞋。
不知是因為跳舞流出了汗液,還是搓弄乳房帶來的興奮,佩琳內褲竟濕了少許。
龍哥仔故作驚奇說:「看看,老師看來很興奮,下身也濕了一大片了」。佩琳滿面通紅,立刻掩住了下體,說:「沒有沒有。」
允力說:「快把內褲也脫了下來,然後拋過來,我再也等不了。」佩琳的內褲是有右綁帶式的,她顫抖地把內褲的帶鬆了,吸了一口氣,內褲終於離開了身體。
允力拿著還有濕潤的內褲大力的吸著,佩琳全身赤裸,雙手垂在兩邊,她已再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赤條條地暴露著。
眾人看著眼前的美人,一窺全豹,更是驚嘆著眼前女人的完美。下身倒三角形的陰毛柔密細緻,修剪整齊,汗水沾著反射了一點點半澤,給人柔軟的感覺,緊緊合併的雙腿十分修長,大腿好像充滿著彈力一樣,而且線條之優美,更是罕見,170CM高的佩琳在東方女子來說已算不俗,比例看來是九比一的,佩琳自小已被稱為九頭身美女了。
允力細細端詳老師,心中感到以前雖然玩過不少同學及少女,都只是黃毛丫頭,怎及老師完美無瑕的身軀。
允力說:「張開腿,讓大家看看你的私處。」佩琳全身一震,幾乎站立不穩,微微張開了腿,在雙腿之間,兩片陰唇也暴露在大家的眼前,是暗紅色的兩片,龍哥說:「看來十分新鮮。」佩琳的陰毛頗濃密,包裹著陰部,在神秘的幽谷中隱約看到一點點紅色的秘穴。佩琳的心好像死了,自己女性最隱密的部位也當眾被男人看過全相了。
允力走過去,雙手握住了佩琳的乳房,第一次完全接觸了老師的乳房,他也不禁緊張起來,只感到充滿彈性及柔滑,輕輕揑著乳頭,搓弄著,漸漸變硬,挺立了起來,允力笑說:「看來老師的乳頭很敏感」,他的手指不停圍住乳頭四周的疙瘩打轉,一陣好像電流的感覺轉到佩琳的腦中,她感到身體發熱,口中不禁叫了一聲。
眾人哈哈大笑,龍哥說:「想不到為人師表的美女老師,也是這樣淫賤,被自己的學生摸了幾下,便叫床起來。」
佩琳的自尊、自我形象全都破滅了,她既羞恥自己被玩弄,亦奇怪自己的身體為何這樣有此反應。
允力更興奮了,他把乳房捏成不同的形狀,他大力向雙峰一按,乳肉好像一個被壓扁了的包子一樣,乳肉向手的四周擴展,有持從乳房低部緊握,乳肉便從向上束緊了一樣,乳頭也變得通紅,佩琳也不敢反抗,只好把手放在身後,看到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乳房被肆意玩弄,更是生不如死。
允力的手指最後捏著佩琳的乳頭,微微一拉,佩琳感到痛楚,但仍忍著,漸漸力度加強,乳暈的顏色開始變淡,佩琳哭道:「允力,我好痛,你饒了我吧。」允力笑說:「老師,這樣的痛苦也忍不到,接著的你可抵受不住。」允力把佩琳的乳頭大力一扭,佩琳慘叫了一聲,整個乳頭變得鮮紅,佩琳哀求道:「真的很痛,不要。」
龍哥走到佩琳身後,發現赤裸的佩琳不單前面極具吸引力,而後面背部的線條也是流麗之極,極個肩膊圓渾細緻,背部是完全沒有半點瑕疵的雪白肌膚,隱約見到半邊乳房,然後是慢慢收窄的腰肢,腰的盡頭是雪白的屁股,再下是修長的美腿。
龍哥吸了一口氣,把佩琳的腿再分開,雙片陰唇更加清楚了,龍哥慢慢撫摸著佩琳的玉背,再慢慢滑至兩片臀肉,佩琳的屁股不算很大,但肉感十足,而且肌膚簡直是滑不溜手,好像摸著絲綢一樣,再下吊著兩片陰唇,龍哥用手指大力在佩琳的陰唇一摸,佩琳全身一震。
這是,允力用咀慢慢吸吮著佩琳的乳頭,佩琳又羞又驚,想推開允力,但卻無力,但慢慢一陣麻癢的感覺從乳頭向上擴散。佩琳的呼吸開始沉重起來,口中吐著喘氣的聲音,同時,龍哥一邊撫摸著佩琳的屁股,一邊用牙齒咬著佩琳的耳珠。
允力一直都幻想著幹這個美女老師,可惜沒有機會,這時竟然吸吮著她裸露的乳房,簡直如在夢中。他用舌頭上下舔著佩琳的乳頭,舌頭不停打轉,把四周乳暈都弄濕了,同一時間,雙手握著乳房的底部,把乳肉更加推向上,方便大力的吸啜。
前後夾攻之下,佩琳漸漸感到生理反應,下體一陣酥癢的感覺,佩琳感到十分羞恥,在被淩辱之下竟然有了興奮的反應,一向貞潔的她更感到無邊的羞恥。
佩琳已連連喘氣,面泛紅霞,胸部一起一伏,雙腿也慢慢鬆了,龍哥蹲在地上,由上而下地看著佩琳張開了一點點的陰唇,笑著說:「老師看來很興奮啊!」佩琳微微呻吟說:「沒……有」龍哥用手指輕輕揉弄著佩琳的陰唇,佩琳的私處被摸,但反而更令她感覺另一股熱力向下而上慢慢擴散。
允力說:「作為一名老師,被學生脫光了玩弄大奶子流出淫水,會不會感到羞恥。」佩琳心中一痛,幾乎滴出血來。她的神聖的職業被徹底汙滅了。
允力把佩琳抱到茶幾上,佩琳平躺著,這時大家才完全清楚她的絕美的曲線,躺下的嬌軀,乳房仍然挺立了,絲毫沒有扁塌下來,尺寸不比站起來差,高聳著在胸口上。允力盡情搓弄著,把一對水蜜桃弄得不停抖動,佩琳被大力搖得全身搖來搖去,允力的一雙手慢慢用乳房遊到小腹,再到了三角位置的陰毛處,輕輕地撫著,接著手指慢慢進入她的陰唇之間。
淩辱老師(中)
佩琳心中一驚,急忙說:「允力,不…..不要,不要弄我的下身。」允力笑吟吟地拔弄著她的陰毛,慢慢地拉扯著,突然用力拔去了數條,佩琳一痛,允力說:「就讓你的好學生為你破處吧。」佩琳哭道:「不要,不要。」
允力說:「老師,張開你的腿,讓我檢查你的陰道。」
佩琳扭動身體,哀求道:「我……我」既不能拒絕,但又不想把女性最重要的部位展示人前。
允力微微用力,分開她的雙腿,並屈成M字型,龍哥兩名手下立刻拉住佩琳的雙腿,張到最大,佩琳感到下體一陣寒意,知道下體終不可避免失守。
三部攝錄機及照相機已發揮作用,對像正是佩琳首度展示人前的陰部。佩琳下身本來整齊的陰毛已被允力及龍哥弄至淩亂不堪,散佈在陰戶之間,毛髮的幽谷中一道暗紅色的裂縫呈現眼前,嫩紅色的大陰唇微微張開,允力心頭急跳,慢慢用兩雙手指插入陰唇之間。
佩琳全身一震,女性最重要的部位被男人侵入,標誌了她的一生從此破滅了,允力說:「好緊,看來老師真的好少和男人性交。」允力的手指進了一截,允力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力立刻把他的手指牢牢緊綴,他又驚又喜,知道老師的身體之佳超乎他想像之外,手指慢慢再抽出來,只見有一道透明的液體附在其中,如絲一樣連接著陰道及允力的手指,允力驚呼:「原來老師這麼多淫水,看來真的很興奮,很想男人插吧!」
佩琳哭道:「不是,不是,不要再玩弄我了。」允力把沾濕了的手指在佩琳的咀唇抹拭著,把淫水塗在唇上,佩琳看到自己的身體竟然作出了性反應,簡直難以致信。
龍哥仔說:「好了,老師,現在你自己用手反開自己的陰唇,讓大家檢查你的陰道吧,當妓女也不容易的。而且你自己自稱處女,要看看有沒有處女膜,也許可以賣高一點價錢。」
佩琳感到自己好象一頭在市場待價而沽的豬牛一樣,任人魚肉。她顫抖地慢慢用手把陰唇向左右拉開,露出了粉紅色的肉洞,這種只有最下賤的四級片妓女才會做的動作,難以想像是一名大學畢業的中學老師的行為,允力罵道:「真是淫賤,母狗,是想男人幹你嗎?」佩琳搖頭痛哭。
允力拿出手電筒,一道強光射入神秘的陰洞之中,只見粉紅色的陰道一起一伏的皺折在微微顫動,四周肉壁鮮嫩無比,隱然還有一層光澤,像有生命力一樣,肉芽也在微微抖著,眾人一陣讚歎。
龍哥說:「果然是一頭好鮑魚,力少,你就吃了她吧!」允力一手大力地剝開佩琳的左右兩片花瓣,然後拿起一個鋼鉗子,鉗子的尖端包著少許透明的膠,慢慢地鉗著肉壁的四周,逐漸向內裏深入。
佩琳感到下體被冰冷的東西插入,碰到最敏感最羞恥的地方,全身不禁起了疙瘩,佩琳突然全身一震,一鼓暖流像從陰部中流遍全身,很怪異的感覺,原來允力剛好鉗住了佩琳的陰核,一陣麻痺的感覺立時傳到全身,這時大量淫水已禁不住沾滿了鉗子,允力用三隻手指插入,一放出來,滿手都濕透了。
龍哥及允力都驚歎佩琳反應之激烈,龍哥說:「老師,看來你是一頭很好的性奴,性器這麼敏感,好吧,不如我把你賣給力少,當他的性奴,你就不用接太多客了。」
佩琳顫聲道:「性……奴?」在現今二十一世紀,還有奴隸嗎?還要是性奴?這對佩琳這種知識份子來說實在不可思議。
龍哥說:「你不當性奴,就要去接客,一天做二三十個,你的小穴都被插爛了。」接著龍哥亦用手指插入佩琳的肉洞,接二連三被男人玩弄陰道,佩琳更加痛苦了。龍哥的手指不斷刺激佩琳的陰核,佩琳受到刺激之下,腰部微微向上彎起,允力同時雙手大力搓捏佩琳的乳頭,在羞恥之間,一陣陣快感襲上佩琳腦中。這種快感是前所未有的,是佩琳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
佩琳禁不住呼吸開始沉重,接著櫻桃般的小咀張開,呼出熱氣,只覺這比起平時佩琳自己偶然的自慰感覺更強烈百倍。漸漸,呻吟聲已愈來愈大,佩琳喘著氣說:「不……不要再弄了,好羞恥,好怪。」
允力及龍哥對望了一下,知道若要這個女人變成一名完全服從的性奴,除了以賭債及裸照控制外,還要徹底摧毀她的自尊。佩琳終於叫了出來「啊啊,丫丫…..丫丫。」
龍哥笑道:「淫賤的性奴,你現在認命了吧,好了,你想當性奴還是接客。」佩琳已弄至滿身香汗淋漓,不斷喘氣,只好說:「我……當性……奴吧。」
這時,龍哥的手下拖了佩琳的爸爸陳勝出來,陳勝看到女兒全裸的模樣,真是又是痛心又是內疚,看到女兒乳房都是手指的紅印,知道她為自己受了不少侮辱。
允力笑說:「老師,就讓你爸爸見證你的人身大事了,很快,你不再是她的女兒了,你是我的。」佩琳這般模樣被爸爸看到,更是羞恥百倍。她顫聲道:「我的妹妹呢?你放了她沒有?」
龍哥說:「陳勝,看看你的女兒怎樣?是不是身材很好,看看她的胸部這麼大,你平時有沒有摸過呢。」接著一手拿著佩琳的左乳,在底部大力擠壓,本已極豐滿的乳肉更像木瓜一樣向上挺立,豐滿巨大更形誇張。陳勝敢怒不敢言,佩琳更是羞恥,低下頭來。
佩琳說:「我妹妹呢?快放,快放她。」龍哥示意,手下又拖出了一名女子。只見那女子約十五六歲,稚氣未除,身上還穿著校服,但是前面的鈕扣已被脫掉,露出了白色的胸罩,這少女也是娟麗漂亮,雖不及佩琳的絶色,但自然一股純真可愛的美少女氣息。
佩琳看到妹妹衣衫不整,怒道:「你們不要碰她,要玩弄就玩弄我吧!」轉頭向妹妹說:「佩儀,佩儀,你沒事吧!」佩儀一向視姊姊為偶像,被囚禁之時,雖未被強姦,但已被多次非禮,飽受驚恐,這時見到最敬愛的姊姊全裸被玩弄,簡直不敢相信。
佩琳這種羞態被最親的人看到,恨不得找一個洞躲進去,永遠不見人。允力走到佩儀身邊,手腳被粗繩綁著的佩儀全身發抖,允力一手大力把佩儀的胸罩拉下,一雙乳房立刻暴露了出來。
佩儀立刻扭動身體,但手腳被綁,沒有辦法遮掩。佩儀的乳房雖不及佩琳的尺碼,但雪白嬌嫩,兩個粉紅色的小乳頭由其可愛。
佩琳說:「不要,不要。」想沖過去,但立刻被龍哥的手下拉住。佩琳不斷向前沖及掙扎,但龍哥的手下往後拉住她,她的巨乳不停向前挺及搖擺,令人血脈沸騰。
允力按住了佩儀的乳房,不同於佩琳的巨乳,佩儀的乳房剛好包含在允力的手中,好象一團綿花一樣,十分柔軟,佩儀也是處女,第一次被男人玩弄乳房,面紅耳赤,大哭了起來。佩琳看到妹妹受辱,幾乎崩潰了,在她心目中,天真無邪的妹妹是不應該受到這種最下流的淫辱。
這時龍哥手下的手已鬆開,佩琳跪在地上哭道:「允力,你放過她,我甚麼都聽你,我會做得很好。」
允力笑說:「老師,抬起頭,只要你吸得好,令我舒服,我便放過你的妹妹。」佩琳抬頭,只見允力己站在跟前,自己的咀唇剛好碰到他的肉棒,只見他那肉棒已充血,龜頭呈菇狀,紅色的肉在包皮之上已反了出來,而且又粗又長,真是一分可怕;在龜頭中間的一道裂縫,像裂咀恥笑著佩琳,如惡魔一樣,纏繞著佩琳的一生。一陣陣腥臭的尿騷未立時傳過來,中人欲嘔。
佩琳又驚又羞,她也知道口交之事,但一向保守貞潔的她又怎會想到自己會替男人做這種事?而有潔癖的她又怎會含著男人的排尿器官。一陣陣尿躁的惡臭已令佩琳感到十分噁心,又怎能吞下去?
允力說:「你不吸,我叫你妹妹來吧。兄弟們,把她的妹妹的衣服全都脫光,拖過來。」眾人巴不得有這個命令,很快便把佩儀的校服脫光,現在佩儀全身只剩下一條白色的內褲。
佩琳說:「不要,不要,我含了。」立刻把咀接近允力的龜頭,怎知允力退後一步,佩琳失了重心,爬在地上。眾人哈哈大笑,允力說:「老師這樣心急,是不是很想吸男人的肉棒,不用急,這裏很多男人,有很多啊。」
在嘲笑聲中,佩琳開始幾乎發瘋了,這時,已看見允力一手捏著佩儀的乳頭,在大力拉扯,佩儀大呼叫痛,佩琳不理,立刻像狗一樣,爬過去,一口把允力的陽具吞下去了。
允力一抽一送,把勃起的可怕巨根狠狠的插進她的喉嚨,佩琳的小咀根本容納不了允力的巨大的陽具,咀角幾乎裂開,只能含著一小半,允力向前一送,又插入了半寸,允力喝道:「老師,你不懂舔啜嗎,真的是一頭蠢的妓女。」佩琳沒法抗拒,只好舌尖舔弄那猙獰的大龜頭。
佩琳眼前只是一大撮陰毛及半枝巨棒,再加上一陣陣強烈的羞恥及臭味,允力抱住佩琳的頭,猛力一送,陽具已插入了佩琳喉嚨的深處,佩琳只覺想吐又吐不出,咀角幾乎被擠破,這時她的鼻孔也被擠得向上朝天,雙眼反白,面容扭曲,允力看一向高貴冷豔,具在知性美的老師變成這樣,更是令人感到十分興奮。
佩琳的咀角已禁不住流出大量唾液,龍哥亦從後大量握著佩琳的乳房,肆意玩珜,由乳房撫摸到陰道、陰唇、陰核,一陣揉捏之下,佩琳想叫也叫不出來,口中的力度加緊,緊緊的把允力的陽具吸住了。
允力實在也受不了佩琳的吸力及巨大的滿足興奮感覺,大叫一聲,一股男精洶湧地射出來,直射入佩琳的口腔及喉嚨以至肚中,允力把陽具抽出,但射精卻未停止,佩琳的眼耳口鼻五官全都佈滿了奶白色的精液,允力說:「你給我全都吞了下去,少了一滴也宰了你。」
佩琳一驚,只好把精液全都吞了,只感到一陣杏仁味充滿了口角四周,糊狀的液體封住了自己的咽喉,她想肚出來,又不敢。
龍哥給了佩琳一面大大的鏡子,佩琳簡直不相信眼前是平時充滿自信、美麗動人的自己,這時她全身赤裸,乳房佈滿了手指紅印,頭髮淩亂,雙眼已哭得紅腫,最可昏的是咀角充滿了男精,有時還流了一點出來,五官及面龐好象鋪了不少漿糊似的,狼狽不堪,完全摧殘了佩琳的尊嚴。
允力一手拿起她的頭髮,他已不把她當作人,佩琳只好站著,允力一扭她的乳頭,笑說:「老師,剛才的精液好吃嗎?」佩琳只有著力討好,陪笑說:「好……吃。」允力說:「要每天都吃嗎?」佩琳咬著咀,羞恥地說:「要……要,謝謝你。」佩琳的聲音有點沙啞,是喉嚨被精液刺激及被陽具抽插下弄傷了。
允力說:「老師,伸上你的舌頭來。」佩琳不明所以,只好象狗一樣伸出舌頭,紅色的舌頭遇帶有一些白濁的精液,突然,允力用鋼鉗鉗著佩琳的舌頭,用力向前拉,佩琳感到繃緊及吃痛,發出了「丫丫」的聲音。
佩琳大吃一驚,不知所措,只好把頭向前,怎知龍哥的手下按住她的肩膊,佩琳感到很辛苦,不知允力是否想拉斷她的舌頭,佩琳長期張開口,唇下的唾液再次禁不住流出來。佩琳心中大驚,不知這個可怕的學生還有多少酷刑要折磨自己。龍哥笑說:「母狗,看看自己像不像一頭人形犬?」
這時,龍哥拿出一支假陽具,佩琳看到這東西足足有她的手臂一樣大,粉紅色,尖端都的呈龜頭型,四周還有不少半圓的膠粒凸出。龍哥一開按鈕,假陽具振動著,發出「支支」的聲音。
佩琳「丫丫」的叫著,不想被這根可怕的東西玩弄。龍哥用假陽具在佩琳的乳房四周打轉,刺激著她的乳暈及乳頭。漸漸,佩琳已有生理反應,但因為舌頭被鉗,不能呻吟,但唾液再更多了,允力把佩琳舌頭一扭,佩琳想吐,但又吐不出,口中已吐出一些黃色的液體。
龍哥的手下接受鉗子,允力又拿起另一支假陽具,慢慢振動著佩琳的陰唇,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刺激,佩琳更辛苦了,扭動著屁股,允力把假陽具貼近佩琳的陰道,在裂縫來回移動,更強烈的感覺傳遍佩琳全身。接著,假陽具輕輕插入了陰道少許,被這麼大的東西突入,佩琳全身一震,這時允力也放下了鉗子,自龍哥走過來,陽具一下子塞入了佩琳的口中。
再次替男人口交,佩琳感到雙重的恥辱,而且她的舌頭已被鉗得生硬了,口腔麻痺著,龍哥不同允力,他大力不停抽插佩琳的喉嚨,好象性交一樣,他用手大力把佩琳的頭前壓,而自己的陽具則不停向前挺進,一下一下的直插佩琳喉嚨最深處。
這時,允力把佩琳的身體移動,把佩琳變成狗趴的姿態,屁股高高的抬起,允力用力分開了佩琳的臀肉,佩琳突然感到冷空氣進入股間,吃了一驚,允力用假陽具沿著股間的隙綘一直遊動著,震動的東西不斷貼著佩琳的身體,到了可愛的小菊門,只見佩琳的屁股菊花紋十分精細,允力輕輕用手指按著,又用假陽具在四周磨蹭,一種奇怪的感覺慢慢傳到佩琳的下身四周,允力同時用手指插入了佩琳的陰道,發現佩琳淫水竟然大量滲出,允力笑說:「看來老師最性感的地帶是在肛門,輕輕一磨便淫水長流,哈哈。」
佩琳簡直不肯相信,又不能發聲,因龍哥的陽具正完全霸佔了佩琳口腔每一個空間,在大力一抽一插之間,佩琳連呼吸都有困難,這時,龍哥把巨大的陽具抽出,把一道白濁的精液強力噴在佩琳的俏面之上,這時佩琳剛好看著龍哥,立時被大量精液射得滿面皆濕,十分狼狽,連一把長髮亦好象塗了髮乳一樣,難以避免。
允力看到佩琳的可憐相,更加興奮了,他把佩琳的陰毛拔了幾根,拿著輕輕掃著佩琳的陰道深處,佩琳感到一陣騷癢,全身疙瘩,但反而下身的汁液卻更多,允力把手指伸入,捏著她的陰核,反開她的包皮,佩琳全身顫抖,呼吸愈來愈急促了,假陽具已開始按摩著她的陰核,佩琳呻吟說:「不要……不要,不要再玩弄我。」
允力笑說:「老師,是不是有點麻痺,而又帶一點快感?」佩琳不作聲,她不能否認,但這樣承認實在太羞恥了。允力說:「看來老師也是一名淫女,而且是被虐狂呢?」佩琳怒道:「你胡說!」允力說:「老師,別忘了,你是要向我獻身,做我的性奴呢。」佩琳心中如像被雷擊一樣,這種恥辱、違反人性的事,實在如蟲蟻一樣咬噬著她的心。攝錄機已準備了,一個完美無瑕的全裸身體就在鏡頭之前,佩琳看上手上的紙,面色一陣紅一陣白,她已念了五遍了,但都念了一小段便不能念下去,這種羞恥的文字,怎能說出口?是完全抹掉了人性、尊嚴的思想行為,是對人類、女人的一大侮辱。
我,陳佩琳,24歲,身高170cm,三圍是34D、23、34,重48kg,本來是一名老師,但因為天生淫賤,所以願意成為我的學生張允力的性奴隸,以後都會完全服從主人的令命,包括接受性交、性奴及性虐的訓練,隨時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和任何人性交。
接著,佩琳跪在地上,大力地叩頭,叫了一聲:「主人。」佩琳是現代的知識份子,這種中古時期的主奴身份再加上性虐的淫辱,完全剝奪了她的女性最後的自尊。允力說:「老師,你已成為我的性奴,以後要絕對的服從啊。」允力把佩琳的腿大大的張開,佩琳反開自己的陰唇,露出了一層一層的陰肉。
允力拿著電筒往裏面照射,只見在肉洞的盡頭有一層薄薄的膜,允力喜道::「看來老師真的是處女,就讓主人替你開苞吧。」允力插著她只有小顆粒的紅豆大小的肉芽,完全剝開淺褐色的肉瓣,搓了一搓,佩琳叫了一聲,身體微微弓起,汗珠不停冒出。
允力說:「老師真是極品,萬中無一的名器。」允力的巨大的龜頭已頂著佩琳的陰唇,佩琳全身一震,感到自己的處女身不保,還要被自己的學生破處。允力笑說:「老師,你這刻是感到興奮、緊張、還是痛苦?」
允力捏著佩琳的面頰,另一隻手抓著她的乳房,佩琳只好羞恥地說:「我……興奮。」允力把了她一記耳光,五根手指印立刻在雪白的臉龐呈現出來,允力說:「你要自稱性奴,叫我主人。」佩琳哭道:「主……人,性……奴佩琳很興……奮。」
龍哥把佩琳的爸爸及妹妹都拖過來,佩琳叫道:「不要,不要,不要給他們看。」允力笑道:「老師,破處是人生大事啊,要讓你的家人觀禮。」佩琳簡直覺得眼前的允力已不是人,是一頭惡魔。
允力挺身一插,陽具插入了半分,佩琳大叫了一聲,知道自己終於要破身了。
淩辱老師(下)
一層又一層的陰肉包圍了允力的肉棒,強大的吸力完全緊啜著,允力讚歎不已:「好緊,好舒服。」
允力索性把佩琳修長的美腿抬上了肩膀,按著她雪白渾圓的翹臀,允力也不心急一下子破處,他把陰道中的半截陽具來回伸展,左右亂插。
佩琳只感到下體微微一痛,未經人事的狹小陰道被硬挺的肉棒插入,感覺又痛又怪,而且知道自己快要失去了貞操,更是難受。她蚊子般小聲說:「主……人,我好痛。」
允力笑說:「痛?更痛的還有!」他的手也沒閑著,慢慢撫摸著佩琳的小菊門的附近,他已知道了佩琳的性感帶是在菊門,這是佩琳也不知的。





相關閱讀
   
伊莉影片區,街拍美女穿超短裙視頻,葉葉免費A片,韓國美女寫真集,戀愛視訊ing,風論壇18禁區,視訊會議,色聊女的QQ,u2影片分享,線上a片直播王
showlive視訊聊天網,男人幫論壇首頁,視訊鏡頭,免費視訊美女ing,.,唐人社區午夜美女直播,台灣交友app排行,成人動漫,85街,美女微拍福利午夜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