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婦女難忍寂寞背著丈夫偷情的故事

 

 

 

蘭蘭(化名)的丈夫長期在外打工。在沉重的體力勞動下,青春貌美的蘭蘭忍受著精神和生理的雙重飢渴。終於 有一天,蘭蘭與同村彪悍的周善現有了肌 膚之親,兩人自此一發而不可收拾。但是瓜田李下,總有一雙​​眼睛在悄悄地盯住他們,讓他們不能盡情縱慾。 2005年4月的一天,那雙眼睛永遠地走進了無邊的 黑夜。

奇峰峭壁之上,屈死者的冤魂把一個個疑問留給了來來往往的鄉鄰。 2007年2月,犯有故意殺人罪的周善現被判處死刑。 2007年3月,被判處​​無期徒刑的蘭蘭被送往武漢女子監獄服刑。

“如果還有來生,我不想再做女人,更不想做獨自留守在家的女人,這樣的女人奉獻太多,付出太多,而稍有不慎,就可能遭到滅頂之災。留守在家的女人太難了!”在送往武漢女子監獄的路上,蘭蘭對看守所管教幹部說出了這一番話……
蘭蘭就生長在風景如畫的南漳縣薛坪鎮。 1993年,20歲出頭的蘭蘭嫁到了薛坪鎮張坪村,豐滿漂亮的蘭蘭猶如盛開的蘭花,人過留香,張坪村的男女老少都為張家人娶到了這樣一個好媳婦而高興。蘭蘭待人熱情,新婚蜜月還沒過完,她就與村里的男男女女打得火熱。

蘭蘭的丈夫張軍對新媳婦更是憐愛有加。張軍的家經濟條件不是很好,為此他覺得愧對能幹的好媳婦。婚後不久,張軍對蘭蘭說:“蘭蘭,我們一起出去打工吧,在外面掙了錢,好回來蓋一棟新房子,不能讓老婆總是跟著我受苦。”

”如果我們都出去打工,家裡的事誰來做?不要忘了你還有一個啞巴哥哥,我們都出去了,誰來管他?”

張軍聽了蘭蘭的話很感動,覺得家裡確實離不開她,張軍也捨不得離開妻子一個人出去打工,出門打工的想法就這樣拖了下來。第二年,蘭蘭生下女兒, 家裡的經濟更緊張了,張軍再次向蘭蘭提出到南方去打工。蘭蘭儘管很不願意,但是想到家裡確實需要有一些錢來支撐,就同意了丈夫到外面打幾年工,攢些錢好蓋 新房子。
1995年,張軍帶著夢想和希望跟隨鄉親們到南方打工。

張軍的啞巴哥哥雖然不會說話,也聽不見聲音,但他很機靈,心裡是個明白人,幹活有的是力氣。蘭蘭在家帶著女兒,里里外外操勞。三口人生活過得平靜安逸。

蘭蘭每天起早貪黑,忙了家裡忙家外,雖然很累,但她只要看到丈夫寄來的信或是幾百元、上千元的匯款,她的心裡就格外高興。她覺得,丈夫在外吃苦受罪,寄回的錢都飽含著丈夫對她的思念和愛。

她相信丈夫對她和孩子的愛,她更堅信自己會對丈夫忠貞不渝。
村里出去打工的男人多,留下了大姑娘、小媳婦,村里一些臉皮厚的男人就想方設法佔女人的便宜,蘭蘭一個人在地里幹活的時候,時常會碰到不懷好意男人的騷擾。

“蘭蘭,你這麼年輕,老公到外面打工,他怎麼捨得丟下你啊,他就不怕漂亮媳婦被人家吃了豆腐?”

“你看你,一天到晚只曉得乾活,不曉得享受,一個女人天天一個人獨守空房,好無聊吧,想不想我陪陪你?”

“可惜了你這個美人坯子啊,女人沒有男人怎麼過,你守得住嗎?好歹你也找一個,你看我行不行?”

每到這時,那些臭男人就會走得離她很近很近,近得男人的呼吸聲她都能聽得出來。蘭蘭又羞又氣,緋紅的臉卻讓好些男人更加想入非非,他們死盯著她的臉,想從中擠出一點有機可乘的縫隙來。但是,他們得到的回答總是:“不要臉,回去找你的姐姐妹妹去!”

蘭蘭是一個潑辣勤快的人,能幹活,肯吃苦,不怕累,但她怕的是夜晚。丈夫在外打工轉眼就是一年多了,精力充沛的她每到夜晚來臨,就會被一種無邊的孤寂所淹沒,一個人睡在床上,常常心煩意亂,夜半醒來難以入眠。身邊沒有丈夫的溫存和撫慰,蘭蘭覺得日子一天比一天難熬了。

與蘭蘭相鄰而居的周善現長得粗壯結實,人雖粗獷一些,但很勤快,蘭蘭家有什麼做不了的重活,周善現經常會來幫幫她。蘭蘭沒有像拒絕別人的幫助一樣拒 絕周善現的幫助。在蘭蘭的眼裡,周善現是一個老實人,他不會對她有什麼威脅。

周善現有一個不幸的家庭,妻子嫌貧愛富,跟著別的男人跑了,周善現獨自一人,生活很清苦。蘭蘭很同情周善現,家裡做些好吃的,她就會叫啞巴哥哥給周善現送一些過去,周善現對蘭蘭的關心十分感激。

1997年春節之後,蘭蘭的丈夫又要外出打工。蘭蘭實在是不情願與丈夫兩地分居。丈夫在外打工兩年,二十多歲的蘭蘭和丈夫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月,蘭蘭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丈夫再出去打工,但拗不過丈夫的堅持,蘭蘭只得繼續留在家裡獨守空房。

就在這一年,一直堅信自己能對丈夫忠貞不渝的蘭蘭竟然抵抗不過生理的渴求,與周善現越過了感情的紅線。

這年秋天,周善現幫蘭蘭犁地。天氣還很燥熱,蘭蘭上身只穿著一件紅花襯衣,脹鼓鼓的胸脯把那件襯衣撐得要裂開似的,女人身上特有的氣息不時飄過來,引得埋頭乾活的周善現心裡一陣陣躁動。

兩人幹得有些累了,蘭蘭讓周善現坐在地邊樹蔭下休息一會,她端起一碗涼開水遞到周善現的嘴邊。周善現接過碗,咕嘟咕嘟喝下去,抹了一把嘴,眼睛 直直地看著蘭蘭。蘭蘭順手拿起毛巾遞給周善現擦汗,不料,周善現一把抓住蘭蘭的手,呼吸一下子粗重起來,蘭蘭驚慌中想抽出手,但周善現越抓越緊。蘭蘭在周 善現急促的呼吸中感到一陣陣眩暈,她終於無力地倒在了周善現的懷中……

大山里,兩個情感孤獨的人像火山爆發一般,不可遏制地融在了一起。

事後,又羞又急的蘭蘭趕緊整理好衣衫,她恨不得狠狠地在自己臉上抽上一巴掌,對丈夫的負疚感、罪惡感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她狠狠地對周善現說:“你走開,你現在就走開,以後我再也不要你幫忙了。

蘭蘭和周善現的第一次私情雖然讓她感到很羞辱,但她在生理上得到了久違的滿足。這一夜,她睡得很香很沉。

這之後好長時間裡,蘭蘭都有意識地躲著周善現,她拒絕周善現來幫她做事,走在路上都要想辦法迴避著他。

周善現卻被蘭蘭的美貌和身體迷住了,他不時沉醉在夢一般的幻想之中。他放棄退守,以一種進攻心態主動去接觸蘭蘭,即使蘭蘭不理他,他也不怨不氣。他對蘭蘭說:“不管你怎麼恨我,我也不會恨你,這一輩子,我得到了你,我死了也心甘情願。”

面對周善現的攻勢,蘭蘭的防線又一次潰退。這次潰退讓她在感情上開始沉淪,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會從此走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蘭蘭丈夫的啞巴哥哥終於有一天發現了蘭蘭和周善現的秘密。啞巴哥哥雖然沒有結婚,但他對男女之事還是了解的,只要蘭蘭和周善現單獨在一起,啞巴 哥哥就會盯梢。一次,兩人剛剛寬衣上床,啞巴哥哥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大聲“啊啊啊”地嚷著趕周善現出門,還使勁用手在臉上刮(當地表示不知羞恥的意 思)。

啞巴哥哥過去在家裡很聽弟媳婦蘭蘭的話,蘭蘭讓他幹什麼他就乾什麼。自從他看見了蘭蘭的醜事以後,他開始變得不聽蘭蘭的話,在家裡做事不聽,在外幹活時也不聽,這讓蘭蘭非常生氣。

背著丈夫 留守婦女難忍寂寞背著丈夫偷情的故事

啞巴哥哥不好好做事,家裡的一些體力活就更少不了周善現。周善現頻頻出現,啞巴哥哥就不停地嚷嚷,甩盆子甩碗發洩不滿。

蘭蘭和周善現的私情不僅被啞巴發現,鄉鄰和蘭蘭的丈夫張軍也知道了。感覺顏面盡失的張軍沒有採取挽救的措施,而是選擇繼續到外面打工,以逃避蘭蘭紅杏出牆給他帶來的屈辱。

對於丈夫的逃避,蘭蘭有苦難言。七八年獨自支撐著家庭,勞累和孤寂一人的苦悶她向誰去說?在感情問題上她覺得自己有愧于丈夫,她想彌補,可她又 如何彌補?如何喚回丈夫的心?蘭蘭在痛苦和矛盾之中也開始放縱自己,在周善現貪圖她的姿色的同時,她也主動投怀送抱,從周善現那裡得到生理、心理上的滿 足。

2005年4月,啞巴哥哥對蘭蘭和周善現的行為表現出越來越狂躁的態度。兩人常常是在如膠似漆之時撞上啞巴哥哥那雙盯梢的眼睛。蘭蘭為此非常羞憤,周善現也十分惱怒。

2005年4月15日上午,在一處400多米的懸崖之下,有人發現了啞巴的屍體,大家以為啞巴是夜間出來用農藥毒魚的路上墜崖而死。
最先發現啞巴墜崖死亡的是村民周某。 2005年4月15日上午,周某和妻子路經一個叫崖子嘴的懸崖上,突然發現一拐彎處的墊腳石不見了,周圍散落有一些血跡,現場附近還遺留有一個魚舀子和一個編織袋,於是他們判斷有人從此處墜崖了。他們立即報了警。接到報警的公安民警組織村民前來搜救,發現在崖 下400米處有一具屍體,經人辨認,正是蘭蘭家的啞巴哥哥。人們初步判定,啞巴是在毒魚的路上墜崖而亡。

4月18日,蘭蘭按照當地風俗將啞巴哥哥安葬了。然而,鄉鄰很快發現,啞巴的死亡太神秘,種種跡象和證據表明,周善現和蘭蘭有殺害啞巴的嫌疑。

數位村民發​​現,如果啞巴是墜崖身亡,那塊基礎穩固的墊腳石不應該也同時墜崖,墊腳石周圍更不應該有血跡。在現場附近,還有另一個魚舀子,這個魚舀子正是周善現的。

薛坪鎮派出所民警接到村民的第二次報警後即展開秘密偵查。結果證明,周善現和蘭蘭有重大殺人嫌疑。 4月21日,民警在掌握了充分證據的情況下,將兩人刑事拘留。

背著丈夫 留守婦女難忍寂寞背著丈夫偷情的故事

周善現和蘭蘭很快交代了他們殺害啞巴的經過。

2005年,啞巴已經成為兩人私下密會的障礙。 2005年4月,兩人正在床上偷歡,啞巴再一次出現在他們面前“啊啊啊”地大聲吼叫著趕開了兩人。周善現非常生氣,他向蘭蘭提出:“搞掉(殺掉)他!”被激情沖昏頭腦的蘭蘭竟點頭同意了。

4月14日晚,周善現來到蘭蘭家,向啞巴提出次日凌晨到楊家河去用農藥毒魚。啞巴最喜歡毒魚了,他答應了周善現。

15日凌晨2時左右,周善現和蘭蘭、啞巴三人起床,經由崖子嘴懸崖向楊家河走去。在崖子嘴懸崖上,周善現撿起一塊大石頭,朝啞巴頭上猛擊幾下。啞巴滿頭是血倒地後,周善現把啞巴往懸崖下掀。啞巴死死地抓住樹木,周善現用石頭砸啞巴的手,直至啞巴墜向懸崖之下身亡。在此過程中,蘭蘭一直在現場用充 電燈照著周善現作案。

案發後,周善現和蘭蘭自認為天衣無縫,卻不知村民已發現了多種證據。周善現得知有人找到了他丟失的魚舀子後,驚恐不已地對蘭蘭說:“你千萬莫要亂咬(牽連)我,不管別人怎麼問,你都說什麼也不知道。 ”

而就是這個曾在情人面前獻媚討好的男人,案發後卻一心要拉上情人作他的墊背。他明知自己犯下死罪,但為了開脫罪責,減輕處罰,在法庭上竟詭辯是蘭蘭首先提出殺害啞巴的,砸死啞巴的石頭是蘭蘭給他的,啞巴是他和蘭蘭共同推下懸崖的。然而,法官駁倒了周善現的詭辯。

蘭蘭在法庭上沒有為自己辯解。她知道,任何辯解都是無力的。在感情的道路上,她錯走一步陷入泥潭,如今她又欠下一條人命。那條鮮活的生命,就是在自己的慾念之下被殘忍地扼殺掉的。

“如果還有來生,我不想再做女人,更不想做獨自守在家裡的女人,這樣的女人付出太多,稍有不慎,就可能遭到滅頂之災。留守在家的女人太難了! ” 在送往武漢女子監獄的路上,蘭蘭對看守所管教幹部說出了這一番話。悲愴和絕望寫在她的臉上,她的心也似乎跌入無邊的黑暗和深淵裡。然而,她的罪孽是必須由 她自己來償還的!





相關閱讀
   
女主播全裸爆乳玩裸聊,性感蕾絲花邊長腿美女,小女人論壇,.,亞洲澡堂偷拍視頻網站,午夜成人av在線電影,可以看污女直播的app,成人電影,.,.
24小時直播真人秀,成人聊天室,H漫畫,.,微信深夜聊天群,休閒小棧論壇,免費真人黃播直播平台,17t17p 論壇,mfc視訊網,上班族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