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們小姨妹曾經的情感往事

 

 

 

老王最近總是感到頭疼。飯館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老王絞盡腦汁想要重振飯館往日的輝煌,但是似乎都沒有什麼大的起色。老王的餐館在鎮上,雖然不是中心,但位置還過得去。早些年的時候,老王的餐館紅火了好一陣子。老王年輕的時候跟自己的親戚學了一手炒飯的絕活,很簡單的剩飯到了老王的手里個個米粒金黃飽滿,讓人垂涎欲滴,老王也憑著這炒飯的手藝在鎮上開了一家餐館,餐館剛開始只賣早餐,可是後來來買炒飯的人實在太多,老王乾脆只賣炒飯,從早到晚,炒啊炒,每天晚上胳膊酸得都提不起來,但是一想到那些花花綠綠的鈔票,老王的勁頭就來了。

老王其貌不揚,五短身材,九十年代末的時候就已經屬於大齡青年,很多人斷定老王這輩子是討不到老婆的,但自從老王開餐館掙錢之後,很多人卻都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嫁給老王。老王心裡一直喜歡他姨家的女兒,本來老王是不敢想的,自從手裡有了一點錢之後,老王覺得自己有了一點資本,一有空就往他姨家跑。老王姨家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老王中意的這個姨妹排行老大,也是姊妹三個鐘相貌最標致的一個。老王姨妹從上小學開始成績都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高中上完之後竟然沒有考上大學,整個人都蔫了。

老王的姨妹不僅相貌標致,人也是出了名的溫柔。老王的姨原本是很厭惡老王的,因為老王長得醜。老王姨的小兒子上學成績也不好,初中沒畢業就出去混了,後來在外面找了個女的就領到家裡來說要結婚,結就結吧,這女孩子也沒什麼要求,就是女孩家裡說什麼都要老王姨家弄一套新房子,老王姨和姨夫都是農民,沒什麼本事,好說歹說才讓媳婦家人打消了要新房子的念頭。房子雖然不要了,但是新媳婦要一筆錢,老王姨和姨夫也一籌莫展。老王覺得機會到了,便傾其所有把自己開餐館兩年來掙的錢都藉給了姨,說是藉,其實老王姨和姨夫心裡也明白,他們是無力償還這筆錢的,他們也懂得老王的心思,雖然一百個不情願,但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只好委屈大姐了。老王順理成章地得償所願。

雖說老王這姨妹上過高中,但受父母影響骨子裡這種傳統觀念還是根深​​蒂固,老王的姨妹自從嫁給老王之後就一心一意幫著老王經營餐館生意,完全是個賢妻良母的樣子。曾經有人提醒過老王,說他和姨妹屬於近親結婚,可能對後代不利,老王總是義正辭嚴地反駁,說古代人還喜歡親上加親的,不都挺好的麼?勸老王的人就此噤聲。反駁歸反駁,轉眼姨妹到老王家已經五年了,老王的父母也時常惦記要抱個孫子,可是這媳婦的肚子就是沒有一點動靜。老王自己也有點著急,帶著媳婦去了北京上海的大醫院,一檢查,兩個人都沒有問題,醫生給倆人開了很多藥,要倆人注意飲食等等。

其實老王年紀並沒有到可以稱作老王的年紀,只是因為老王二十多歲的時候就禿頂了,這幾年餐館掙錢,吃得好,加之老王本身的五短身材,所以就顯得像個小老頭。剛開始開餐館的時候很多人都稱老王為王老闆,後來隨著時間的增加和彼此的熟稔,老闆的稱呼就棄之不用,很多人不知不覺喊出了老王的名號,這一老不要緊,餐館的名氣更大了。好像在很多人的印象裡,無論是哪一行,年紀越大,積累的經驗和知識就越豐富,比如老中醫,老藝術家,老道士等,單單一個老字聽了就讓人肅然起敬。但老王的手藝卻並非是因為時間的增加。老王的學歷只有初中,上完初中已經十八歲了,老王他爹老老王見兒子沒有上學的命,轉而為兒子謀劃別的出路。老老王最初的打算是讓兒子學電焊到工廠里當工人,只是苦於不認識搞電焊的人。老王卻什麼也不想學,心裡盤算著自己先出去逛兩年再說。

老王初中畢業之後的那個暑假跟著他爹去了山里的一個堂弟家,老老王的堂弟在山里有幾畝田地,農忙時在家做各種農活,等農活忙完就帶著自製的獵槍進山打獵,什麼野雞、野豬之類的都逃不過他的手,往往能在山里呆好幾天。打獵的時候自備一口鍋,帶點做好晾乾的米飯和乾野菜,餓的時候就自己在山里撿點柴枝炒飯。老王在堂叔家呆著無事就跟著堂叔一起進山打獵,老王永遠記得第一次看堂叔炒飯的情景。堂叔先是撿了一小捆乾柴枝架起來,再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鍋放在柴枝上,接著堂叔從隨身攜帶的包袱裡拿出了一個小罐子,小罐子裡裝的是自家榨的菜籽油,用棉花泡著。堂叔拿出隨包袱攜帶的筷子,夾出菜籽油浸泡的棉花在柴火燒熱的鍋上使勁抹一圈,之後乾野菜和乾蔥用小剪刀剪碎放在鍋裡,拿木鏟子翻炒一段時間,最後將幾乎已經風乾的米飯倒在鍋里和野菜乾蔥一起炒。
堂叔一邊炒一邊加旺柴火,快出鍋的時候堂叔一腳踢散柴火堆,老王分明看見有幾片柴火灰飄進了鍋裡。撤掉柴火之後,堂叔再次拿出棉花油罐,用筷子夾起棉花輕輕朝著炒好的米飯滴了兩滴菜籽油。堂叔拿出小木碗盛了滿滿一大碗給老王吃,老王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炒飯,以為味道並不怎麼樣,但是吃了兩口之後就感到有一種說不出是柴枝還是香蔥的味道縈繞在舌根,頓時食慾大開,一鍋飯被老王吃了個精光。此後的幾天,老王看堂叔一有時間就纏著堂叔去打獵,因為打獵就可以吃到堂叔做的炒飯,老王也藉此把堂叔炒飯的手藝看了個清楚。堂叔告訴老王,炒飯無論米好米壞,關鍵是要用晾乾隔夜的米飯來炒,同時要加入獨特的香味,像雞蛋香蔥和乾野菜之類都是很好的材料,炒飯要大火,用油要少。老王一一記下。

從堂叔家離開之後,父親一直催促著老王出門打工,老王的心裡卻始終惦記著堂叔的炒飯,思來想去覺得自己應該開一間餐館,老王覺得如果自己做堂叔的炒飯很多人會喜歡吃。回家把自己想開餐館的想法給爹說了,卻挨了老老王一頓數落,老王一氣之下去了廣東打工,這一去就是六年,六年裡老王換了很多工作,總覺得做什麼都不稱心意,直到老老王出車禍之後。

老老王是傍晚在路邊乘涼時被一輛過路的大卡車撞的,在醫院躺了三天之後還是沒能挺過來。警察已經查到了肇事車輛,開車的司機也已經被拘留。老王到家的時候老老王的屍體已經抬回了家,靈堂都佈置好了。老王在家處理好了老老王的喪事打算回廣東,母親卻要老王留下來。因為家裡就老王一個兒子,如今老老王去世,母親感到孤單希望兒子陪伴在身邊。老王暫時住下來。後來肇事車的判決下來了,因為肇事司機自己家裡也很窮,除了賠償老王家三萬塊錢之外就再也拿不出什麼來了。老王的母親將這三萬元錢交給老王保管,老王索性就拿著這錢在鎮上買了一件小房子開起餐館來。

剛開始的時候,老王的生意做得很艱難。很多人都不認可老王的手藝,初做炒飯的老王往往也不能把握住火候和用料,只是跟著記憶裡堂叔做炒飯的樣子來做,做完之後自己先嚐嚐,跟堂叔做的味道差遠了。老王起初是以為缺少干野菜的香味,便千方百計地託人去山里買幹野菜,等到干野菜買來加入炒飯之後卻仍然覺得不是記憶中堂叔做的味道,於是換菜籽油,用棉花,掌握火候,用前一天蒸好晾乾的米飯,加入雞蛋,加入香蔥和各種調味料,這才覺得跟記憶中堂叔做的味道接近了很多。也就是在這樣的練習之中,老王炒飯漸漸有了一點名聲,很多人早上都來買老王的炒飯,起初老王還兼買湯和包子,後來炒飯的生意紅火之後連湯和包子都不做,單單只賣一樣:炒飯。

老王開餐館的第四個年頭娶了姨妹,直到和姨妹結婚的第六年姨妹的肚子才漸漸大起來。老王十分高興,因為後繼有人了。老王特意去廣告公司製了一個大幅的燈箱招牌,招牌足足有五米多長,上面沒有圖案,只有簡單的四個大紅字:

老王炒飯。這時候,鎮上開餐館的越來越多,還有好幾家酒樓,裝修豪華,餐桌餐具高檔,很多人都勸老王把自己的店也裝修一番,老王卻頗為自豪地說: “只要我的炒飯好吃,哪怕店再破也會有人來的!”老王的店的確很破,僅有的幾張桌子還是剛開店的時候置辦的,如今每一張桌子上都積滿了厚厚的油污。店門口一張大鍋,大鍋旁邊堆滿了柴火,每天一炒起飯來柴火灰飄得到處都是。老王常用的一把勺子和鏟子也都破舊不堪,已經被磨去了幾乎一半,老王一點也沒有更換的意思,還時常把勺子很鏟子掛在店門口牆壁顯眼的位置,彷彿那是他輝煌過去和炒飯技術過硬的見證。

老王的孩子生下來了,老王滿心歡喜地去產房看。是個女兒,醫生說。但是老王怎麼看怎麼不對勁,老王和姨妹都是黑頭髮黑眼珠,但姨妹生出的女兒皮膚卻比兩個人都要白很多,連頭髮似乎都是黃中帶白。小丫頭的眼睛一直在閉著,當睜開的時候,老王甚至能看到連眼睫毛和眼珠都是黃白色的。醫生跟老王解釋說可能老王或者姨妹的家族有白化病的隱形遺傳基因,雖然很費力地聽明白了,但是老王一點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兒長得像個外國人這個事實。

從醫院回來的第二天,老王一整個早上做炒飯都無精打采,儘管最近一段時間早上來買老王炒飯的人不如以前那樣多,但是也需要排隊等待。因為店裡的桌子實在太髒,幾乎沒有人到店裡坐著吃,大家都是買了炒飯後打包帶回去吃,老王卻不管這些。或許是因為女兒的事情心裡難過,大家一致反映老王這天早上做的炒飯失去了平時的味道,太鹹。

一個星期後在老王餐館的對面開了一家餐館,早中晚餐都做。那餐館有嶄新的裝修,每天早上那餐館老闆都把兩扇玻璃門擦的閃閃發亮,餐館裡有漆成橘紅色的連體桌椅,牆壁上貼著幾幅各種食物的宣傳畫,地面和牆壁都貼滿了瓷磚,顯得清亮乾淨。餐館賣各種各樣的早餐:油條、豆漿、蔥油餅、小籠包、漢堡、牛奶等,原來去老王那裡排隊買炒飯的人現在紛紛到這家餐館買早餐。

老王餐館的生意大不如前,這讓老王有點著急。老王覺得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他炒飯的口味,應該嘗試下別的口味。老王開始挖空心思地琢磨往炒飯裡增加新的食材。老王去了好幾趟縣城裡最大的超市和菜市場,希望可以發現一點可以加入炒飯裡的新材料。老王憑著一股實驗的精神先後往炒飯裡加入了各類蔬菜,因為在記憶裡堂叔做的炒飯就是加入乾野菜才香味十足的。從青菜開始,韭菜、莧菜、花菜、萵筍、茭白、空心菜包括佛手,老王都逐一剁碎了放入炒飯中,最終發現味道都不怎麼好,於是老王考慮在炒飯裡加入各種豆類和玉米,可是老王發現加入豆類和玉米之後的炒飯越來越偏離了原來的味道,變得讓人毫無食慾。蔬菜不行,那肉類呢?老王把各種肉剁成末加入炒飯裡,牛肉、羊肉、野豬肉、野雞肉等,做好之後老王自己先品嚐,覺得肉放多了也是問題,味道太膩,而且炒飯失去了本身應有的清香。肉類不行,老王轉而試驗各種菌類,加了菌類的炒飯吃起來讓人有一種在森林裡吃草的感覺,於是老王加大調味料的使用,加大油的用量,直到老王看到自己加入了各種食材的炒飯幾乎已經浸泡在油裡。這天早上,老王在步行從家往餐館去的路上看到一隻青蛙,靈機一動,立刻跑到縣城的超市買了幾個剝好的牛蛙腿,老王把剁碎之後的牛蛙腿肉放在炒飯裡,炒好之後,老王剛要動筷子品嚐一口,一股腥味撲鼻而來,引得老王一陣嘔吐。老王徹底不會做炒飯了。

再沒有人來買老王的炒飯了,沒過多久,老王的飯館徹底關門,老王也再沒有了往日的傲氣,雖然現在偶爾會動動腦筋想一想該往炒飯裡增加些什麼食材,但是越來越長的時間裡,老王都不想听到跟炒飯有關的任何字眼。有一次姨妹對老王說:“既然你試了這麼多食材都不滿意,為什麼不試試純粹的炒飯呢,只有油鹽,蔥、雞蛋和乾淨的米飯。”老王連連擺手,老王知道姨妹說的話永遠是行不通的,那樣滋味簡單的炒飯有誰會喜歡吃呢?那家新開的餐館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老王終於徹底放棄了炒飯的念頭,一天比一天更加消沉起來。






相關閱讀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6699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uthome聊天大廳,線上a片直播王,國外免費色情直播網站,午夜聊天室,百分百貼圖,陌生人視頻交友軟件,裸聊免費網,qq愛真人視訊
mfc視訊,台灣kiss情色網,live173視訊影音live秀,uthome視訊聊天室,情色視訊,免費線上a片,鄰女免費看片,男女裸交床震動態圖,台灣視訊辣妹,台灣裸聊奇摩女孩真人視訊網